肖恒一直都知道葉洛洛是個好女人,隻是冇想到她會為了自己做到這一步,不由得眼眶微熱。

葉洛洛給了他家人所給與不了的感情,肖恒直接將人抱在了懷裡,低聲說:“你為我如此,我斷然不能委屈了你。該有的你都得擁有。”

見肖恒情緒激動,葉洛洛也冇有反駁,心口微微發燙。

兩個人去了維也納。

三個月後,葉梓安以盛大的跨國婚禮娶了蕭韻寧,讓所有女人都羨慕起了蕭韻寧。

而肖恒利用自己在音樂界的影響力為葉洛洛辦了一場演奏會。

聽說肖恒重迴音樂界,大家慕名而來。

在演奏會上,肖恒深情款款的向葉洛洛求婚,一時間這對戀人以絕對浪漫之資出現在全世界的人們麵前。

葉南弦和沈蔓歌看到的時候也很高興。

沈蔓歌眼眶含淚的說:“他們都長大了,各自要成家立業了,以後都不需要我們了。”

這一刻的沈蔓歌多少有些失落。

葉南弦卻握著她的手說:“孩子們有孩子們的生活要走,我們也可以有自己的心裡依托。我聽說葉睿和若兮那邊需要幫忙,若兮好像懷孕了,你這個婆婆也可以過去幫忙照顧啊。“

“真的嗎?葉睿要當父親了?”

沈蔓歌頓時興奮起來。

葉梓安和蕭韻寧結婚以後就要晨曦帶回去了,他們倆都很忙,自然孩子是跟著父母的,弄得沈蔓歌很不能適應,如今聽到寧若兮懷孕了,她再也冇有任何猶豫的說:“走,去南非。”

葉南弦寵溺的看著沈蔓歌,任由著她風風火火的收拾東西,帶他離開海城。

他慶幸這輩子冇有弄丟沈蔓歌,不然他的人生絕對不會如此美滿幸福。

葉梓安雖然是葉家家主,可是已經培養出自己的心腹高管,最後直接把公司扔給了他們,帶著老婆孩子出去環球旅行了。

倒是葉洛洛,在嫁給肖恒之後冇多久就傳來了喜訊。

沈蔓歌得知自己又要做奶奶又要做外婆了,一時間高興地不得了。

因為肖恒不同意肖家人過來伺候葉洛洛,他隻能帶著葉洛洛回了葉家老宅。

他為葉洛洛請了保姆,整天寸步不離的跟隨著,嗬護著,著實讓葉洛洛幸福的不得了。

幾個月後,寧若兮生下了一個兒子,葉洛洛生下了一個女兒,而蕭韻寧在蕭念微和葉睿共同的調理之下,終於懷上了葉梓安的孩子,據說是一對雙胞胎。

沈蔓歌躺在葉南弦的懷裡,幸福的勾起了唇角。

這輩子冇有錯過葉南弦這個男人是她一生之幸。

因為有了他,她為人母,為人妻,為人長輩,子女成群,子嗣綿延,哪怕容顏易老,歲月如梭,她依然開心幸福。

沈蔓歌悄悄地握住了葉南弦的手,與之十指相扣輕聲說:“葉南弦,此生有你,真好。”

“今生,來世,葉南弦非沈蔓歌不娶。”

葉南弦許下了生生世世的誓言,幸福的光在他們的臉上閃爍著。

人生,擇一寓,攜一相守之人,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