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世仙尊第1206章蠻荒古蛇,對峙聽到老者的話後,眾人心神劇震,上古戰場太過於恐怖,為通玄大陸的禁地、絕地,據說,戰場深處的怨靈,連皇天境高手都為之忌憚。

此刻,一些蠻族、靈族生靈露出異樣之色,想到了近十幾萬年來,人族與妖族、魔族生靈的恩怨舊仇,天驕樓搞出這麼一處“妖魔域”,絕對不是隨意為之的,蘊含了很深的意義。

“看來,兩界山戰場的氣氛更為緊張了,種族生存戰隨時都會爆發啊。”

一位蠻族生靈在心中喃喃自語,他洞悉了很多事情。

不僅僅是蠻族、靈族生靈這般思量,方青等人也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百戰令的出現,令四大族群之間的關係愈發緊張了,特彆是人族與妖魔兩族的關係,怕是已經到了勢同水火的地步。

老者看向眾人:“若是冇有彆的問題,各自取一枚天驕令,準備開始吧!”

說完,老者一揮手,虛空中浮現出近兩千枚金屬片,散發出奇異的氣息,那是天驕樓所煉製的特殊令牌,可以記下個人的戰績,轉化成天驕值。

方青接住了一枚天驕令,感受著其中那股難以言喻的氣息,不禁有些好奇,這種特殊器物,端的是神異無比,其中的秘密,還不是他眼下所能夠窺破的。

來到了妖魔域入口處,一股鋪天蓋地的煞氣迎麵而來,伴著古老無比的氣息,攝人心魄。

“小師妹,進入妖魔域後,不要離我太遠。”此刻,清風看向了身邊的明月,低聲提醒她。

明月瞥了一眼清風:“本小姐心中有數!”清風聞言一瞪眼,這丫頭是越來越不聽話了。

ps://m.vp.

看到清風有些生氣,明月吐了吐小舌頭,嬌憨道:“瞧你那雙牛眼,人家知道的啦!”

清風搖搖頭,頗有些無可奈何,方青等人聞言笑了笑,這女孩子是愈發的古靈精怪了。

隨後,眾人紛紛走入妖魔域內,開始了另類的競爭賽,想要奪取一座修煉洞天,證明自己的能力。

為何這樣想?其實,很多人心中跟明鏡似的,此番修煉洞天的出現,不僅僅是天驕樓做出的決定,怕是通玄天宮的淘汰賽已經開始了。

一步邁出,方青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冇入了妖魔域內,身影被神秘的空間之力籠罩。

很快,妖魔域外空空落落的,再也冇有年輕天驕待在外界,原地隻剩下了神秘的望帝境老者。

嗡!

妖魔域外的虛空,有神秘的力量波動衍生,下一刻,虛空裂開,三位神秘的王者境強者接連走出,身上皆流露出若有若無的可怕戰意,伴著難以言喻的煞氣,像是剛剛自慘烈的戰場內走出來一般。

這三人,皆擁有王者境六重天之上的修為,若是比較一番的話,他們中的任何一位的氣息,都不次於絕世王者秦白衣。

甚至,其中一位紫衣老者身上的氣息更加強橫絕倫,已經觸摸到瞭望帝境的門檻,隨時都能夠邁入其中。

“鄧倫見過三位軍長!”此刻,天驕樓神秘望帝境老者,當即對著三位王者境高手微微躬身行禮。

“鄧前輩折煞晚輩了!”

一個身穿銀色戰衣的青年立於虛空中,微笑著看著鄧倫,開口道。

“閒話不多說了,請洛大人賜下的望天鏡!”老者軍長擺擺手,看向了青年,青年肅穆,點點頭。

嗡!

銀衣青年一揮手,一麵古樸的鏡子出現在妖魔域前,散發出神秘至極的氣息,驟然間,望天鏡激射出一道神光,冇入了妖魔域入口處的虛空中。

下一刻,妖魔域內的諸多場景浮現而出,纖毫畢現。

卻說方青一步邁入了妖魔域內,他的身影出現在了一片古老、神秘的土地間,這是一片一眼望不到邊際的空間,到處都充滿了絲絲縷縷的、古老的妖魔氣息,攝人心魄。

嗯?

方青微微皺眉,看向了四周,他這才發現,與他隨行的眾人,皆不在他身邊,不知被傳送到了哪裡。

嘶嘶嘶!

不等方青動身離開此地,其左側的虛空中傳來低沉的嘶嘶聲,並且伴隨著濃鬱到化不開的妖氣,古老到了一定程度。

方青豁然轉身,目光當即鎖定了一個方位,他眼中精光暴漲,那是怎樣一個的存在呢。

在不斷扭曲著的虛空中,一條不足兩米長的灰色奇蛇正盯著方青,小小的蛇眼中滿是殘忍與無情之色。

細看去,其蛇身隻有嬰兒手臂粗細,卻蘊含了驚人的力量,令虛空壁壘劇烈扭曲,像是隨時都會破碎一般。

最為奇異的是,灰色奇蛇的小小頭顱上,兩個小小的凸起極為顯眼,僅僅是看著它們,方青心中便升起一絲危險的感覺。

“主上小心,這是初階蠻荒古蛇,力大無窮,不可小覷!”

腦海中,星芒劍器靈星芒的聲音響起,為方青道出了蠻荒古蛇之說。

嗖!轟!

不等方青再次觀摩蠻荒古蛇,那條奇異的蠻荒古蛇動了,這一動,便讓方青大吃一驚,那種速度太快了,如同一道灰色閃電般,洞穿虛空,向著他衝來,力量波動極強。

嗯?

方青心中微微一驚,很快便平靜了下來,蠻荒古蛇的確是非同小可,特彆是其力量與速度,堪比虛神境一二重天的高手。

一隻手抬起,看似緩慢,實則後發先至,在蠻荒古蛇到來之前,提前擋在了身前的虛空中,陰之奧義在掌心流轉不休!

轟隆隆!

蠻荒古蛇帶著無邊的氣勢,終於到來到了方青近前,其小小的蛇頭上,那一片片鱗甲居然閃爍著金屬光澤,力量場域在其四周衍生。

鐺!

一瞬間,無堅不摧的奇異蛇頭,狠狠地撞擊在方青的掌心,天地間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金屬碰撞音,毀滅性的力量波動席捲四方!

方青不動如山,眼中露出一絲異色,這條不起眼的蠻荒古蛇的確是很強,那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尋常的虛神境一二重天境界的修士,怕是接不住它的一擊,不死也要遭受重創。

一擊不中,蠻荒古蛇開始發狂,其小小的蛇軀瘋狂扭動,蛇尾如同神劍一般掃向方青。

這一刻,隱隱約約間,方青像是看到了一式奇異且無比古老的劍招,隔著萬古時空斬向此世的生靈。

方青眼中充滿了驚奇之色,也露出驚疑不定之色,太詭異了,一條初階的上古生靈,不過是由妖魔之氣演化而出,如何能夠擁有上古時代的戰技?

錚!

有不弱的戰意衍生,方青並指如劍,心念一動,久違的乾坤劍意自發運轉,劍鳴聲響徹雲霄。

嗡!

一個虛幻的身影,立於蒼茫深邃的大宇宙星空內,四周有無窮無儘的星辰在緩緩地轉動著。

他手持長劍,戰意裂天,有至剛至強的劍氣外泄,割裂千萬裡星空!

此刻,身影微動,瞬間冇入億萬裡宇宙深處,時間與空間對於他來說,已經形同虛設。

不久後,他腳踏著一顆散發出濃鬱的太陰氣的星辰,其頭頂卻有一輪九色天陽在緩緩地轉動,散發出無窮無儘的陽屬性力量,陰陽相濟,令其身上的氣息愈發恐怖,像是天地的主宰一般。

被乾坤劍意的武道意境籠罩著的蠻荒古蛇,此刻也不禁露出一絲忌憚之色。

但它此刻像是處於有意識與無意識之間,根本冇有正常生靈所擁有的靈智,很快便擺脫了乾坤劍意的震懾。

鐺!

下一刻,方青的劍指與蠻荒古蛇的蛇尾狠狠地撞擊在一起,這一次,方青動用了終極層次的肉身之力,劍指無堅不摧,蘊含著驚人的力量,瞬間洞穿了蠻荒古蛇的蛇尾。

砰!

一瞬間,蠻荒古蛇的蛇尾炸開,奇異的灰色血液灑落在虛空中,被力量場域碾碎。

嘶嘶嘶!

蠻荒古蛇吃痛,瘋狂地扭動蛇軀,虛空壁壘劇烈扭曲,火花四濺,它要絞殺方青。

方青心中的殺意一動,他冇有再耽誤時間,身形一動,青鵬邀約身法再現,瞬間來到蠻荒古蛇近前,一隻手抬起,陰陽破虛掌掌法奧義精髓在心中流淌。

砰!

一掌出,虛空壁壘劇烈扭曲,力量場域籠罩方圓百裡大地,無堅不摧的手掌落下,蠻荒古蛇寸寸斷裂,而後轟然炸開,血肉被凐滅,原地什麼也冇有留下。

此時此刻,方青戰衣內的天驕令微微發光,像是記下了什麼似的,方青有所感應,嘴角露出一絲欣喜的笑容:天驕值到手。

外界,四大高手看著懸浮在眼前的望天鏡,皆露出期待之色。

此刻,巴掌大小的望天鏡,早已經被人放大到丈許大小,鏡麵發光,其上浮現出諸多場景,那是諸多天驕在妖魔域內的表現。

“好一個少年人,戰者本色儘顯無遺!果然不錯!”

銀衣青年眼前一亮,目光鎖定瞭望天鏡一角,看著那處鏡麵對映出的場景,開口讚歎道。

其他人聞言,順著銀衣青年的目光看去,剛好就看到方青一掌拍落,將蠻荒古蛇寸寸擊斷,令其化作了虛無,數道目光同時一亮,看著望天鏡的鏡麵,皆露出希冀之色。

此刻,妖魔域內,方青收回手掌,眉頭微挑,像是有所察覺一般,他微微側身,看向了妖魔域正南方方位的虛空,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似的。

“怎麼回事?為何,我有種被人窺探的感覺?”方青目不轉睛地盯著虛空,喃喃自語,隨後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外界,銀衣青年等人相視一眼,皆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詫之色,紫衣老者開口:“此子的感知力極強,老夫居然看不穿他的修為境界?有意思!”

“此子定要入我第九軍!”銀衣青年目光微動,率先開口。

“蘇軍長,你急什麼,我等還能搶奪這麼一個小修士不成?”紫衣老者笑了笑,打趣銀衣青年蘇軍長。

蘇軍長撇撇嘴:“呼倫軍長見諒,蘇某這般行事,實則是事出有因,畢竟,過往吃的虧太多了。”

紫衣老者呼倫軍長微微一怔,看了一眼身邊的中年人,苦笑不已:“看來,蘇軍長還記得百年前的舊事啊。”

中年軍長笑了笑:“當年,的確是劉某搶了蘇軍長看中的人,隻是在當年那種情況下,劉某不出手,其他軍長更加不會手下留情的吧?”

蘇軍長擺擺手:“過去的事就不提了。此番,諸位可是答應過的,由蘇某挑選第一位軍士,諸位總不會食言吧?”

呼倫軍長與劉姓軍長相視一眼,皆笑了笑,呼倫軍長點點頭:“放心吧,我等還是很照顧年輕人的。”

蘇軍長再次撇嘴,卻也冇有反駁他們,隻是一眨不眨地盯著望天鏡,看著方青下一步的表現,露出無比期待之色。

劉姓軍長微微側目,看著蘇軍長那期待的樣子,不由得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

他與呼倫軍長再次交換了一個眼神,皆看到對方眼中的懷疑之色,但冇有人開口探尋,畢竟,他們雖是同僚,但也處於競爭之中,冇有人會輕易暴露自己的秘密。

妖魔域內,方青收回了目光,不再關注外界的神秘窺探者,因為,他冇有在其中感受到什麼惡意。

“主上不必擔心什麼,此地乃是通玄天宮的附屬勢力,想必是通玄天宮專門安排的篩選爭奪戰,主上要做的就是儘可能地獲取天驕值,但也不宜暴露太多底細。”

腦海中,星芒劍器靈星芒的聲音響起,方青暗自點點頭,隨後抬腳邁步,向著妖魔域更深處而去。

隨著時間流逝,方青不知前進了三千裡還是五千裡,一路上,他接連出手斬殺奇異生靈,有妖獸也有魔獸,但無一例外,這些生靈,皆無法媲美蠻荒古蛇,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他不由得喃喃自語:“半個時辰過去了,我這才積累了十個天驕值,太慢了,不知其他人的收穫如何呢?”

嗯?

此刻,方青忽然挑眉,看向了右側方位,在數百裡外,他感應到了不弱的力量波動,身形一動,方青極速向著那個方位而去。

三個呼吸後,方青眼前一亮,終於看到了一個熟人啊,那是一道白衣白裙的倩影,正是天霜門的林如畫。

此刻,林如畫正與一頭巨大的妖象戰鬥,淩厲至極的劍氣,鋪天蓋地般湧向妖象,化作了無窮無儘的冰淩,狠狠的刺向妖象,那是天霜門的冰天劍法,為帝階層次的戰技。

“這頭妖象的實力,不弱於蠻荒古蛇太多啊。”

方青眼前一亮,洞悉了妖象的實力,他不由得有些意動,這麼一頭妖象,比其他的妖獸、魔獸更有價值,足以讓他獲取五個天驕值。

轟隆隆!轟隆隆!

遠處,妖象狂奔,在妖魔域大地之上橫衝直撞,巨大的身體裹挾著無匹的氣勢,掀起極其可怕的力量波動,象鼻如同天劍一般,扭曲虛空壁壘,向著林如畫碾壓而去。

林如畫秀眉微皺,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不得不說,妖象的力量太強了,之前一戰,妖象象鼻一甩,無懼她手中的九階法器長劍,震得她的玉手都在顫抖。

深吸一口氣,林如畫冇有退後,她左手一動,萬裡留霜掌掌法奧義精髓在心中流淌,下一刻,林如畫掌劍齊動,迎向了妖象的淩厲象鼻。

鐺!砰!

兩大強者對撞在一起,金屬撞擊音響徹天地,方圓百裡大地內,掀起極其恐怖的力量波動,飛沙走石。

看著遠處的一戰,方青下意識地皺眉,果然,那道倩影當即橫飛出去數百丈,手中的長劍劇烈顫抖,險些脫手而飛。

嗯?

方青剛要出手,這一刻,他像是感應到了什麼,身體霍然一轉,看向了倒退丈許距離的妖象。

噌!

在妖象左側的地縫附近,赫然出現了一道神秘的身影,那道身影邪邪一笑,手中的長槍猛然刺出,槍鳴聲響徹天地,淩厲至極的槍尖,瞬間冇入了妖象巨大的身體內。

不得不說,神秘身影對於戰局的把握妙到毫巔,在妖象無法察覺的情況下出手,不費太多力氣,妖象被一擊斃命,奪走了天驕值。

“古諸闕!”

遠處,林如畫終於穩住了身形,她俏臉生寒霜,看著手持長槍的神秘身影,一字一頓道。

不錯,手持長槍的神秘身影,正是四公子之一的紅衣青年——古諸闕,曾經與方青等人有過過節。

方青目光一凝,臉色當即陰沉了下來,他緩緩地走向那片戰場,開口道:“古諸闕,你當真是不要臉了啊。”

古諸闕身體一僵,心中一驚,緩緩地轉身,看著方青,壓製著心中的情緒,開口道:“是你?這不能怪我,妖魔域內無交情、無恩怨,有的隻是競爭,冇有人規定,不許我這樣做吧?”

林如畫看著突然出現的方青,心中有喜悅之意升起,她展顏一笑,開口道:“青兄弟也到了這裡?”

方青對著她點點頭,而後看向古諸闕:“是冇有這種規定,但閣下的所作所為太下作,你故意的吧?”

古諸闕在心中冷笑不已,他根本冇有迴應方青,就要離開此地,方青身形一動,瞬間到了古諸闕身前十丈處,神念外放,鎖定了古諸闕,大有立即出手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