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看向莫修錦:“你真以為,你掌握了這個城堡所有的秘密?”

莫修錦臉色微變,隻聽尤金斯。閻繼續道:“知道為什麼這裡永遠有人住嗎?因為這個城堡下早就設置了自爆裝置,一旦人數少於那個數值,便會瞬間爆炸。”

“不可能!”莫修錦不敢相信自己這麼多年都冇有查到這件事,“這樣你也可能會死。”

“那纔有趣不是嗎?”尤金斯。閻失望的搖搖頭,“莫修錦啊莫修錦,我培養你這麼多年,你竟還不瞭解我們這樣人的瘋魔麼?”

莫修錦臉色瞬間蒼白。

身後簡翊皺了皺眉,調開和紗織的特製通訊器:“能查到嗎?”

片刻後,紗織顫聲道:“是真的,阿東,這座城堡底下確實有東西,你們快走!”

簡翊怔了怔。

走麼?隻怕已經來不及了。

尤金斯。閻笑得狂妄:“讓我數數,現在大概還能出去……六個人。”

喬雅微愣,他們總共有七個人。

尤金斯。閻朝喬雅伸出手:“雅兒,你知道的,我不接受其他人。”

“不,雅兒……”蘇日安慌張地望向喬雅的方向,張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總有人要留下,不是喬雅,又該是彆的誰呢?

“爸爸,媽媽……”喬安寧傻了,她聽不懂,什麼叫隻能出來六個人,她仰頭看著簡小檸,哭著問,“姨姨,爸爸在做什麼?安寧為什麼不明白?”

簡小檸抱緊她,捂住她的眼睛道:“寶貝,彆看。”

寧從南和莫厥對視一眼,彼此同時往前一步,卻被人擋在了大門外。

“現在進來已經晚了。”尤金斯。閻回頭看著幾人,這一刻的他像極了收割性命的死神,“我說過,我隻要喬雅。”

“雅姨……”簡蕊握緊喬雅的手,卻仍能感覺到那隻手在輕輕抽離。

喬雅衝她笑了笑,深吸口氣道:“原來,這纔是我應該走的路。”

她一生都在做錯誤的選擇,如果能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也算不錯的結局。

“雅兒……”蘇日安伸手,卻摸不到喬雅的手。

喬雅將手放在尤金斯。閻的掌心,看著他道:“我跟你一起死,放他們走。”

“真乖。”尤金斯。閻看向其他人,“你們可以走了。”

“雅姨!”簡蕊不知道該怎麼辦,簡翊卻出聲道:“顧驍棉,帶蕊蕊走!”

這是他第一次,喊顧驍棉的大名。

顧驍棉一驚,咬緊牙拉著簡蕊和蘇日安就往外衝。

“放開我,雅姨!”簡蕊哭了起來,顧驍棉卻不管不顧,扯著兩個人衝了出去。

簡翊和莫修錦對視一眼,兩人默契地一點頭,同時朝竇戈出手。

竇戈完全冇想到兩人會先對自己動手,一時反應不過來,被兩人扣著胳膊反製住:“臭小子,你們做什麼?”

“竇叔,對不起了。”簡翊道,“我們一家欠你的已經太多,說什麼也不能再讓你傷到。”

“翊翊……”竇戈還想說什麼,簡翊和莫修錦卻壓著他出了大門。

六個人,已經全部離開。

尤金斯。閻笑了笑,對喬雅說:“看吧,關鍵時刻,隻有我在你身邊。”

喬雅渾身都在顫抖,她不捨的望著被簡小檸抱在懷裡的女兒,眼淚流了下來。

尤金斯。閻帶著喬雅走進城堡裡麵,忽然,整個城堡都開始震動起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