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藝爆紅給葉靈極大的信心,她開始嘗試投資電視劇電影,打算涉足各個領域,全麵開花。

事業上的成功讓葉靈獲得很大的成就感,九月初,公司舉辦了娃綜的慶功宴,葉靈邀請了不少賓客出席,當時,盛君烈當眾向她求婚。

其實他們六月已經去拿了複婚手續,但他們結了兩次婚,都冇有辦婚禮,這是盛君烈心裡的遺憾,他想舉辦一場世紀婚禮,詔告天下,葉靈是他的老婆。

訊息傳到拉斯維加斯,楚欽剛幫農場老伯鋤完草回來,看到新聞,他怔了怔,卻冇有心痛的感覺了,他抽出一根菸,站在廊下靜靜抽完。

他來拉斯維加斯大半年了,除了工作日,平時都待在農場,他的心也一點點平靜下來,若還有什麼讓他牽掛,大概隻有盛梔了。

當初他與她約定一個月後回去離婚,他失約了,因為他反悔了。

抽完煙,他轉身準備進屋,身後忽然響起一道熟悉的女聲,“楚欽!”

楚欽渾身一震,猛地轉過身來,看著站在屋前那道俏麗的身影,他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難以置通道:“盛梔?”

盛梔快步走過來,一腳踢在他小腿骨上,楚欽痛得彎下腰去,又被她一肘子拐了一下,他痛吟一聲,“你跑這麼遠來找我,就是為了來打我的嗎?”

“對,你答應我冷靜期一個月後回國辦離婚手續,你失言了,我打的就是你這個不講信用的小人!”盛梔脾氣暴躁道。

楚欽心尖一痛,像被百蚊啃噬,“你還是想跟我離婚?”

“對,所以你最好不要再耍花招。”盛梔一把推開他,大步走進莊園,莊園的條件並不好,楚欽冇有添置什麼東西,看著也冇有打算長期住在這裡。

盛梔環視一圈,她以為他躲在國外吃香喝辣,結果剛纔看見他穿著簡單的白T和運動褲,腳上穿著雨靴,像個尋常的莊稼人,她就莫名難受起來。

他養尊處優這麼多年,何曾吃過這種苦?

盛梔以為,再見到他,她一定會很恨他,可事實卻是,那股恨意在這大半年時間裡,已經慢慢消散,最後隻剩下不甘。

她站在客廳裡,說:“楚欽,憑什麼你說結婚就結婚,你說離婚就離婚,我又不是小狗,讓你招之即來揮之則去,我告訴你,我不離,除非我厭倦了,否則你這輩子都要為你當初的強取豪奪付出代價。”

楚欽愣了愣,心裡忽然湧起一陣狂喜,他衝過去,一把摟住了盛梔的腰,將她抱進懷裡,欣喜若狂道:“好,我願意用一輩子來付出代價。”

*

帝都。

九月十五日,黃道吉日,亦嫁娶。

一大早,葉靈就被葉母叫醒,她煮了湯圓荷包蛋端到床前,喻意婚後的日子美滿團圓,葉靈吃完,化妝團隊到了,在她臉上塗塗抹抹了近兩個小時,才終於化好了新娘妝。

樓下響起鞭炮聲,有人喊道:“新郎到了。”

樓下葉一柏帶著親友團堵門,各種刁難後,才把盛君烈放進去,他疾步上樓,來到主臥室外麵,又被伴娘團刁難了一輪,他才終於見到他的新娘。

葉靈穿著潔白的婚紗坐在床邊,看著身穿白色禮服的盛君烈大步朝她走來,她眉梢眼底都是笑意,“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