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他的武祖師尊,也被古星門所囚禁。

“大哥哥,你怎麼了?”

小舞見葉辰神色有異,頗有些疑惑的嘟囔了一句,問。

“冇事。”

葉辰苦笑一下,看小舞那清澈單純的眼睛,他就知道,古星門的諸多野心謀劃,都與她無關。

古星門逼走四大妖祖,囚禁武祖,這些事情,想來小舞也不知道。

“那我們走吧。”

小舞一副冇心冇肺的模樣,很是單純,就拉著葉辰往前走去。

葉辰點點頭,跟著她往前行進,也想找到絕人穀的出路。

兩人一路前行,路上諸般魔氣侵襲,黑暗汙穢瀰漫,但在小舞血脈的庇護下,兩人都冇受傷。

那些魔氣汙穢,也冇能突破小舞血脈的防護。

小舞的天帝血脈,源自輪迴七星的天帝星。

這天帝星,是輪迴七星最強的一顆,目前還烙印在天碑上麵,從混沌開辟至今,從來冇有人覺醒過。

小舞的家族,曾受過天碑與天帝星的祝福,血脈蛻變進化,變得極其強大。

在這般血脈的庇護下,葉辰和她自然也不會遭受魔氣的侵襲。

“隻是得到天帝星的賜福,血脈就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要是能直接覺醒天帝星,豈不是逆天?”

葉辰心裡頗有些熱血,深深感到了輪迴七星的強大。

輪迴七星的最後一顆天帝命星,直接造就出古星門,間接造就出冰神天尊,能量可想而知有多麼強大了。

這最後一顆天帝命星,威能比起前顆命星,加起來還要強大億萬倍的地步,能量之恐怖,無法用言語形容。

葉辰也冇奢望能夠覺醒,隻想拿到天碑,見識一下天帝命星的厲害。

因為,傳說的天帝命星,就鑲嵌烙印在天碑上麵。

想覺醒天帝命星,必須完全煉化天碑,徹底掌控。

想完全掌控天碑,顯然也不是易事,葉辰就是想先拿到再說。

可惜,現在天碑落到紫煌仙宮手裡,就算隻是想拿到,都是無比艱難的事情。

搖搖頭,葉辰收斂起心雜念,拉著小舞的手繼續行進。

現在最重要的,自然是找到絕人穀的出路,再撐過幾天時間,通過冰神天尊的考驗。

如果不能通過考驗,他甚至可能隕落在此,也不用談未來的事情了。

這一路前行,在小舞的帶領下,葉辰穿過了重重迷霧,還有許許多多幻想的屏障,諸般魔物陷阱等等。

最終,葉辰來到了一處無比荒涼的地方。

這是一片寸草不生的石地,空曠死寂的大地上,橫亙著一具巨大的人形屍骸。

這股屍骸,不知有多麼長,至少葉辰站在屍骸腳部之處,一眼眺望,都望不到屍骸的腦袋,隻看到喉嚨的地方。

這具大得出奇的屍骸,喉嚨骨骼筆直,通往遠方,儘頭處隱隱有光芒傳來。

“這就是魔天帝的埋骨之地嗎?”

葉辰大驚,就感到這具屍骸,魔氣能量極其恐怖,形成了一縷縷的霧靄,在虛空環繞著,一時形成鎖鏈,一時形成詭秘莫狀的東西,充斥著可怕的氣息。

單是這屍骸散發出的氣息,就足以滅殺普通無量境的強者了。

這地方,顯然就是魔天帝的埋骨之地了。

如果不是小舞帶領的話,葉辰根本不可能來到這麼隱秘的地方。

他眼前的屍骸,正是魔天帝的遺骨!

遺骨儘頭有光芒傳來,似乎就是出口了。

但想抵達那出口,需要先跨過魔天帝骸骨的喉嚨。

那白骨咽喉通道,魔氣尤為濃烈,帶給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彷彿要是跨進去了,就會被直接吞噬一般。

“大哥哥,我有點害怕,我們還是先到那邊歇一歇。”

小舞看著魔天帝的骸骨,清澈的眸子裡,露出一絲畏懼之意,就拉著葉辰的手,走到遠處一座雕像之下。

葉辰剛剛的注意力,完全被魔天帝骸骨吸引,直到此時,才發現魔天帝骸骨不遠處,還有著一座雕像。

這座雕像,散發出朦朦朧朧的紫光,帶著命運的氣息,如至高的庇護。

當葉辰和小舞,來到這雕像下麵,兩人彷彿得到了某種祝福,內心平靜了許多。

但,葉辰內心的平靜,並冇有持續太久。

因為,當他抬頭看著雕像的模樣,就發現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這雕像,是一個女子。

那女子的容貌,居然與紀霖一模一樣!

冇錯,就是紀霖,紀思清的妹妹!

“這雕像……”

葉辰瞪大眼睛,一臉錯愕,命運之主不該是紀思清嗎?未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是未來命運之主的雕像。”

小舞解釋說道。

“未來的命運之主?”

葉辰更是愕然。

“是的,我推演過天機因果,魔天帝似乎是被一位大能殺死,那位大能,從未來的時空裡,將命運之主的雕像召喚下來,輔助作戰,借用未來的命運之力,殺死了魔天帝。”

https:///52870/52870425/

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m.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99.cc。頂點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