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

劍吟聲傳入耳中。

又是剛纔那種危險的感覺,混天劍魔不由皺了一下眉頭。

這是什麼劍術,竟然比他以前見過的都要詭異?

任憑他精神力如何洞察,都捕捉不到,就連一點痕跡都冇有,真是咄咄怪事。

“既然如此”

混天劍魔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旋即散去人劍合一之術,然後迅速遠離那劍吟聲,並且拉開與林辰的距離。

果然,就在他遠離的那一瞬間,剛纔所站的位置,就被一道灰色劍氣擊穿,爆發出可怕的劍威。

“好厲害的劍術。”

混天劍魔眼神略顯凝重,麵色卻佈滿笑意,然後持劍張開雙臂,全身上下迸發出萬束劍輝。

緊接著,他體表的魔氣和光明之氣散去,統統被混沌之氣取代,四方虛空彷彿化作了混沌世界,蠻荒而孤寂。

這一刹那,混天劍魔口吐劍音,雙手掐訣,頓時體內飛出一道道劍符,圍著他飛了一圈後,頓時劍光大織。

混天劍魔整個人彷彿變成了一柄發光的神劍,光源來自於那一道道劍符,散發出極為可怖的劍威。

當他揮劍的那一瞬間,頓時劍符漫天飛舞,然後有秩序的排列在一起,勢如破竹的湧向林辰。

轟!

林辰眼前的虛空被擊穿,浮現出一個巨大的光洞,周身劍光被泯滅一空,腳下的虛空不斷崩裂、塌陷。

這太恐怖了。

林辰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這位混天劍魔的底牌,比狂血魔祖的還要強大埃

不少人見此都開始搖頭了,覺得林辰必敗無疑,烘天刀魔也笑了:“大哥贏定了。”

小火滿臉擔憂的叫了起來:“爹爹,小心埃”

林辰一臉嚴肅的集中全部精力,秉承劍道,進入心中唯有一劍的境界,然後義無反顧的迎了上去。

他的神體、氣血、精氣神以及本源劍道等所有力量,都集中一點,融入遊龍劍中,再如火山噴發般爆發出來。

石破驚天,有雷劫氣息肆虐出來。

這是九陽雷炎劫的力量,融入了林辰的神祖之力,與劍道契合。

在他即將與那漫天劍符相碰的瞬間,與遊龍劍融合,頓時爆發出浩瀚的劍光,將月光都遮蔽了。

下一瞬,人劍合一的林辰劈中漫天劍符,立即傳出驚天動地的爆炸聲,迸發出萬道劍氣,形成強烈的視覺衝擊力。

詭異的是,在混天劍魔的四方虛空中,迸發出一道接一道的銀色劍氣,閃電驚雷般的斬下,勢不可擋。

一招又一招逆空混沌斬,被林辰傾力施展出來,融合了本源劍道以及四種聖道,再輔以九陽雷炎劫,威力劇增。

那由劍符組成的劍氣,被接二連三的劈中,巨響著開始潰散,緊接著又被人劍合一的林辰一劍斬中。

嘭!

劍符徹底崩潰,被林辰一劍斬滅,勢如破竹般擊向後方的混天劍魔。

“好高深的戰鬥技巧。”

混天劍魔皺了一下眉頭,他遭到了逆空混沌斬的攻擊,隻能被動防禦。

但他堅信林辰擋不住自己的殺招,可當看見林辰擊破自己的底牌後,不禁失聲:

“怎麼可能?”

他臉上的自信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震驚、忌憚和疑惑,然後是無法接受的心情,臉色變得陰沉了。

可他來不及多想,林辰已經殺至,他被逼的被動防禦,役使灰色神劍在前,卻被林辰一劍擊退,踉蹌後退。

混天劍魔的心亂了,腳步也跟著亂了,看著大氣磅礴的林辰,他竟有一種無力招架的感覺,心裡憋屈。

最後,他極為失態的吼了出來:“我不相信,我的殺招曾斬九星殺神,又豈是你能夠破解的?”

混天劍魔是無可爭議的妖孽,特彆是以劍術為傲,他自詡為同階劍術無敵,如今被林辰破解,是難以接受的。

吼叫聲尚未散去,他就已經人劍合一,引動本源劍道,再次施展剛纔的殺招,向林辰發起反擊。

隻見灰色神劍的劍身上麵,浮現出了一道道劍符,引動出極儘原始的劍道威能。

轟隆隆!

虛空炸開,衝起萬丈劍波,然後便見混天劍魔與林辰轟擊在一起,碰撞出萬千劍光,猶如兩座劍山相撞一般。

這一刻,萬簌俱寂,就連靈虛之海的海風和海浪聲,都被壓了下去,海麵上的殘月也失去了色彩。

海岸邊上的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小火、烘天刀魔幾人都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生怕錯過一眼。

直衝雲霄的能量光波,彷彿打進了無儘虛空中,從林辰二人上空往上飛速退去,所有劍光、混沌之氣和魔氣煙消雲散。

林辰和混天劍魔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都保持著人劍合一的狀態。

但後者的氣勢越來越弱,最後一瀉千裡,如斷線風箏般倒飛出去,砸落到海麵上,激起大片浪花。

浪花被氣血染紅了。

隻見混天劍魔仰麵躺著,臉色蒼白如紙,身上的灰色魔袍,浮現出了數十個劍孔,溢著氣血,流入海水中。

同一時間,林辰踉蹌後退,緊接著與遊龍劍分離出來,臉色蒼白的站立,握著遊龍劍的手掌在發抖。

不過與混天劍魔相比,他的情況好多了,誰勝誰負,眾人的心裡都有了一個答案,他贏了,混天劍魔輸了。

“嘶1

狂血魔祖和苦森魔祖四人都輕吸了一口涼氣,有些不敢相信,七大妖孽之一的混天劍魔就這麼被林辰打敗了。

“大哥”烘天刀魔呆若木雞的張了張嘴,卻苦澀的說不出來,自己尊敬的大哥就這麼敗了。

此事若傳了出去,必定會引起巨大的轟動,畢竟他大哥的名聲可比他大多了,看看附近那些魔族的反應就知道了。

大哥將會遇到與他當初同樣的情況,名聲一落千丈。

這位天劍神祖是他們兄弟的剋星嗎?

虛空深處古魔祁風一臉如常,青鳳櫻微微鬆了口氣,頗為意外的道:“夜冥,看樣子還是你瞭解天劍公子。”

夜冥道魔難得笑了一下:“他就是個妖孽,以後你就知道了。”

另一頭的淩元子看得半響不語,臉龐都有些發紅了,最後不好意思的說道:“父親,孩兒的眼光不如你。”

誰想淩塵上人卻搖了搖頭道:“為父也看走眼了,此子比為父預料中強大得多。”

淩元子心中一動,建議道:“父親,你不妨親自招攬他。”

淩塵上人淡淡笑道:“如果為父冇有見到此子,也許會認為冇有問題,但如今見了此子,就毫無可能了。”

淩元子不解問道:“為什麼?”

淩塵上人遠遠的注視林辰一眼,道:“像他這樣的妖孽,彆說臣服為父了,就算是聖神出麵,他也會選擇拒絕。”

“”

淩元子聽得目瞪口呆,覺得父親對林辰的評價未免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