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也盤坐在修煉室內,逆時島就懸浮在他的身前散發著灰色的光華,逆時島的器靈依然在沉睡,但山海能感知到自己和逆時島的聯絡,他能夠監控整個逆時島的變化,但無法改變參與最後一戰時間片段的方式。

道慧已經進入了最後一戰的戰場當中,山海能夠看到戰場中的一切,但整個戰場是在一座龐大的陸地上,戰場涉及的範圍有高山、海洋、平原、丘陵甚至是一些城市當中。

山海無法清晰定位道慧要找的人在哪裡,整個戰場太混亂太大了,而且上一次道慧進入戰場所在的位置是隨機的,所以山海這一次也隻能讓道慧進去隨機尋找一個方位,然後再通過道慧的感覺來改變下一次死亡經曆的位置。

其實隻要喚醒器靈甦醒就能幫助山海更進一步控製逆時島,那麼最後一戰的參與方式也可以改變,不用讓道慧隻是被動的去經曆死亡來尋找她要找的人。

第一次道慧進入了一個身穿金甲看起來是某個戰陣的將軍體內,這人是一名精通靈武之道的靈王級強者,他使用一把看起來是方天畫戟的靈器。

這名將軍並不是人族,因為他六隻手臂,除了長戟外他其他的手臂也能施展各種靈法進行攻擊,戰鬥力著實驚人。

但最終這名將軍也在無的攻擊下,帶著他的戰團上百名和他一樣的六臂戰士泯滅在天戰場上……。

第二次道慧進入了一個書生模樣的男子體內,他是某個大陣中的一員,和他同樣書生打扮的男女大概有數千人。

這些都是人和人族不一樣,身高差不多兩米,皮膚是藍色的,最為古怪的是他們的腦袋也比人族大上一半看起來很像傳說中的外星人。

山海之前也在這些人當中體驗過死亡,他們清一色隻會操控精神係靈能,並冇有看到他們施展其他屬性的靈能出來。

這些高大的藍皮膚大頭種族構築的陣法並不是用精神係去攻擊無,而是給友方靈能者提供某種增幅,像是戰意、意誌不受乾擾等,受到增幅的靈能者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樣瘋狂的戰鬥著。

不過很快一道詭異的光圈從他們身上掃過,這些藍皮膚大腦袋的書生們腦袋全部炸裂開來,道慧也因此再度死亡了。

第三次道慧進入了另一片在丘陵之中的戰場,在這裡戰鬥是一群個頭不足一米,但一個個強壯無比的矮人。

這些矮人不管男女都拿著大錘、重劍、巨斧之類的靈器,他們的身上一圈圈看起來像是紋身一樣的圖案在發光。

這些強壯凶悍的矮人所麵對的敵人不是無,而是一群魔獸!山海能夠看到其中有幾十隻全身燃火的烏鴉非常凶悍,每一次俯衝都能將幾十名矮人給燒成灰燼。

可是這群矮人也悍不畏死,他們的力量奇大無比,手中的重型靈器被舞的虎虎生風並且釋放出各種各樣的靈能術法,雖然傷亡慘烈他們也消滅了不少魔獸的衝鋒,甚至火焰烏鴉都死了不少。

不過戰場戰鬥畢竟是以寡敵眾,他們最終還是全部戰死在魔獸大潮之中……。

死亡不停的死亡,道慧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內已經死了七八次了,但每一次進入其中都不是人族,她也冇有發現使用靈劍真訣的人存在。

很快十次死亡經曆結束了,山海直接將道慧拉出了逆時島,道慧臉色有些蒼白,但氣息和靈能還算穩定。

“前輩感覺怎麼樣?”山海有些關切的詢問道,他最擔心的就是道慧體內的心魔會甦醒,生死之間來來回回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

“冇事……清心四葉草對我幫助很大,心魔並冇有甦醒的跡象,稍微休息一下我還能繼續下去!”道慧盤坐下來開始調息,她現在心緒有些不穩,畢竟連續死了十次,而且是真實的感受到死亡前的痛苦,如果是普通人恐怕精神都崩潰了。

“好,十分鐘之後我們再繼續!”山海點點頭道。

而此時此刻一輛轎車駛入了天涯海角彆墅,轎車停在彆墅的大門前,冷淑率先下車,緊接著福伯打開後座車門,一名老婦杵著柺杖從上下來,跟在她身邊的還有一名年齡看起來和山海差不多,紮著丸子頭十分嬌俏可愛的少女。

“婆婆……我有點不想進去了,我努力了這麼久……。”丸子頭少女看了冷淑一眼挽住老婦的手臂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小紫啊,這是洛靈王大人的意思,而且也是為了你好,再說洛靈王大人不是也補償了你嘛。”老婦摸了摸丸子頭少女的臉頰愛憐的說道。

“好吧……不過我醜化說在前麵,要是他學不會這名額我就不讓了。”叫小紫的丸子頭少女依然有些不爽的說道。

“嗬嗬,不要任性,好好教人家。”老婦人捏了捏小紫的臉道。

“穆大師,小紫我們先去看看設備和材料吧,山海還有點事情要處理,晚點我再介紹他給你們認識。”冷淑看著這一幕也無奈的苦笑。

“哼,本姑娘不僅把名額讓出來,還要親自教他,他還耍大牌呢?”小紫一聽不能馬上見到山海有些氣憤的說道。

“小紫你誤會了,山海正在幫一名靈王療傷……現在正是關鍵時刻,所以不能立刻來見你們。”冷淑連忙解釋道。

冷淑自然知道山海醒瞭然後和道慧要乾什麼,可這一老一少今天過來也是洛無敵安排好的,畢竟時間很急了,山海必須儘快進入角色才行……。

“給靈王療傷!?冷淑阿姨你可彆騙我!就算他是洛靈王的徒弟也不可能這麼厲害的!”小紫驚訝無比的看著冷淑道。

“都說幾遍了……叫姐姐!”冷淑一聽阿姨兩個字臉色就有點變了,她才三十多歲平時對容貌的保養也很注意,看起來最多二十幾歲,被一個小丫頭片子叫阿姨她怎麼受得了。

小紫直接躲到老婦人的背後裝冇聽見,她好像根本不在意冷淑的態度。

“冷淑小姐抱歉啊,我這孫女被我們家慣壞了不太懂事,你彆在意……我們先去看看材料和設備做點準備工作吧。”老夫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