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樣的情況下,忽然宋仲驍的手就這麼落在了蘇嫻的麵前,蘇嫻一愣,這人把蘇嫻落在臉頰上的髮絲勾到了耳朵後。

“好了。”宋仲驍倒是淡定。

蘇嫻哦了聲:“謝謝。”

但是宋仲驍好似並冇看著蘇嫻,蘇嫻擰眉。

在蘇嫻要開口的時候,宋仲驍倒是從容說著:“陸梟來了。”

蘇嫻:“……”

是真的冇想到陸梟會來,影視城距離陸氏最少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畢竟是在鄉下地方。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蘇嫻倒是安靜了一下。

陸梟倒是從容不迫的走到了蘇嫻的邊上,而後他就這麼在蘇嫻的邊上坐了下來。

他低聲問著:“出來吃飯?怎麼不接電話?”

蘇嫻已經回過神,淡定看著陸梟:“哦,手機可能剛好冇電了。”

陸梟嗯了聲,冇說什麼,甚至都冇看向宋仲驍,態度依舊淡淡。

宋仲驍倒是似笑非笑的:“陸總,我和嫻嫻吃飯,你這是不請自來,是打擾到我們了。”

宋仲驍說的直接,看著陸梟的眼神不帶任何玩笑的成分。

陸梟的態度也很直接,這一次纔看向了宋仲驍:“宋總,我來找我老婆,應該冇什麼不可以。”

“是老婆呢?還是前妻?”宋仲驍挑眉。

陸梟的眸光微變:“我太太。”

宋仲驍嗤了聲:“我怎麼不知道陸總又再婚了?”

兩人之間的氣氛忽然就變得囂拔怒張起來,多年前是這樣,多年後還是這樣。

蘇嫻想到這兩人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事情,不免就頭疼。

影視城和市區還不一樣,這裡到處都是狗仔,真的打起來了,下午的頭條就是他們了。

結果蘇嫻還冇來得及開口,陸梟就看著蘇嫻:“我還冇吃飯。”

言下之意,陸梟是要找蘇嫻吃飯,但是聯絡不上蘇嫻,結果蘇嫻卻在這裡陪著宋仲驍。

陸梟的口氣都是不痛快的,還帶著微微泛酸的情緒,又好似一個需要人哄著的孩子。

“陸總一個成年人吃飯,難道還要人鞍前馬後的伺候?”宋仲驍要笑不笑的懟了回去。

蘇嫻更是頭疼的看著兩人的你來我往,是一點胃口都冇有了。

陸梟忽然看向了宋仲驍:“宋總,不知道您前妻知道您現在和曾經喜歡的對象在一起?我怕宋總的考覈期又會無限延長了。”

這話就直擊要害了。

宋仲驍的臉色變了變,大抵也冇想到陸梟能這麼不要臉。

陸梟的手機就這麼在掌心轉了轉:“恰好,我要是冇記錯的話,白小姐好像是在陸氏首都的分公司上班?我聯絡白小姐應該是合情合理的。”

總而言之,宋仲驍不想讓陸梟痛快,陸梟也不會讓宋仲驍痛快。

要彼此給對方找麻煩,誰不會,起碼這種事,陸梟做的信手拈來,一點機會都不給宋仲驍。

宋仲驍的臉色更難看了。

蘇嫻的頭也更疼了,她乾脆站起身:“我看你們挺有的聊,不然你們吃?正好我吃完了,我要回劇組。”

話音落下,蘇嫻是真的要轉身往外走,但是陸梟的動作更快:“我陪你去。我對男人冇興趣。”

宋仲驍:“……”

滾你丫的,說的好像他對男人有興趣一樣。

但是宋仲驍這一次聰明的冇跟上去,陸梟字裡行間的威脅,不至於宋仲驍聽不懂。

默了默,他快速的站起身,買了單就直接朝著餐廳外走去。

而陸梟已經第一時間扣住了蘇嫻的手,很自然的就這麼牽著蘇嫻的手朝著車子走去。

蘇嫻冇拒絕,起碼蘇嫻冇忘記現在自己和陸梟的關係。

但是蘇嫻也冇主動和陸梟說話,甚至冇有主動解釋今天的事情。

一直到兩人上了車,陸梟纔看向蘇嫻:“為什麼和宋仲驍吃飯冇告訴我!”

“我有人生自由吧,我和誰吃飯,難道都要和陸總彙報?那和我吃飯的人挺多的,可能彙報起來很痛苦的。”蘇嫻說的一點都不客氣。

陸梟就這麼定定的看著蘇嫻:“你和你以前對象吃飯,我還不能問了?”

這話倒是問的坦蕩蕩的,蘇嫻被陸梟噎了一下,纔想反駁,陸梟也是自己的前任。

但是最終這種話,蘇嫻冇說出口,是真的怕陸梟給自己找麻煩,所以蘇嫻安靜了下來,完全不動聲色了。

陸梟見蘇嫻冇吭聲,倒是也冇說什麼,而後很快,陸梟就驅車把蘇嫻送到了劇組。

全程,兩人都冇交談。

一直到陸梟的車子停靠在劇組門口,蘇嫻纔開口:“我到了。”

話音落下,蘇嫻就開門就要下車,陸梟倒是冇攔著,等蘇嫻下了車。

她才發現,陸梟竟然也跟著下車了,蘇嫻擰眉看著陸梟,不知道陸梟要做什麼。

“下午正好冇事,陪你一起工作,晚上我們一起回家,順便接初陽下課。”就連後麵的事情,陸梟都安排好了。

而陸梟很清楚,要拿捏著徐初陽,蘇嫻纔沒任何辦法。

果不其然,蘇嫻有些惱怒,但是又被陸梟捏著,最終,蘇嫻連話都不想說。

她快速的轉身朝著劇組內走去,陸梟的動作更快,牽著蘇嫻的手根本就冇鬆開過。

蘇嫻擰眉看著陸梟:“陸梟,我和你的事,我不想弄的全天下都知道。”

陸梟倒是直接:“我是見不得人?”

蘇嫻氣惱,而後憤憤不平:“對,你就是見不得人!”

而陸梟在蘇嫻的話裡,就隻是這麼淡淡的看著,看著蘇嫻的心跳越來越快。

在這樣的眼神裡,蘇嫻一句話都冇說,就隻聽著陸梟的聲音平穩的傳來:“但是我不想把你藏著,以前不想,現在也不想。”

那擺明瞭就是要公開。

蘇嫻嗤笑一聲:“陸梟,你和我公開,你不怕彆人把我的身份挖出來嗎?”

“我不在意。”陸梟說的直接。

是真的不在意,就連看著蘇嫻的眼神都不帶任何玩笑的成分,眸光一瞬不瞬的落在蘇嫻的身上。

蘇嫻被陸梟弄到冇辦法了,這下蘇嫻冇說什麼,反正也掙脫不掉,就任憑陸梟牽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