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無絕握了握她的手,“不用緊張,既然有訊息了那便證明他還活著。”

陸雲蘿點了點頭。

其實他們找了這麼久一直都冇有半點訊息,她原本也早就不報任何期待了。

如今他既然還活著,那自然是最好的情況了。

“主子,娘娘,根據我們得到的訊息,東方先生在一個月之前在京城出現過,因為他住客棧的時候用還是這個名字,因此我們的人很快就得到訊息了,而且……”

北冥說到這,抬眸看了陸雲蘿一眼。

“而且什麼?”

寂無絕問道。

“而且這個東方先生多次進出陸府,屬下猜測,應該是與娘孃的身世有關!”

聽到這,陸雲蘿再也坐不住了,“你是說,這個東方先生多次進出陸府?”

“不錯,不過此人好幾次都被定國公從府裡攆了出來。”

要知道定國公雖然性子耿直,可他平日裡待人一直十分和善,能讓他不顧自己的臉麵攆人出府的,怕是也隻有和皇後孃娘有關了。

“外祖父定然是已經知道了我是外頭抱養回來的。”

陸雲蘿的眸子微微一黯,若說她最擔心的,那就是她的外祖父了。

他若是知曉他的親孫女早就在二十多年前就夭折了,定然會十分悲痛吧?

溫熱的手掌握緊了她的手,隻聽寂無絕的聲音響起,“定國公現在身體如何?”

北冥搖了搖頭,“好像不是很好,那東方先生離京之後,定國公便得了風寒,在床上躺了大半個月,不過他如今在陸府住著,身邊也有人照應。”

陸雲蘿心中一緊,“他雖然上了年紀,可他身子骨一向健朗,怎麼好好的就感染風寒了呢?”

她回京之後,還曾特意給外祖父調理過身子,各種靈泉補藥下去,按理說得了風寒也不該這麼久的。

北冥搖了搖頭,她並不小定國公此次感染風寒的原因。

“不過聽說這次痊癒之後,他的身子已經大不如前了。”

聽到這,陸雲蘿的鼻子頓時微微一酸,她不敢想象外祖父病臥在床的模樣。

待北冥離開之後,陸雲蘿做了一個決定,“相公,那東方先生的身份,不要再查了!”

她原本也隻是想要知道她這個生父是哪裡人,若死了逢年過節可有人祭拜,若還活著的話,便問他一句當初為何要拋棄她?

可現在這些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她不想為了這麼一個陌生人而傷害到這些愛她的親人!

她雖然現在並不在京城,但是她知道,外祖父這次病臥在床定然和她有關。

外祖父這輩子已經承受過太多的痛楚,她不想再讓外祖父傷心了。

“決定好了?”

寂無絕看著她輕聲問道。

“決定好了!”

陸雲蘿仰起頭,一臉堅定。

後半輩子,她隻想把時間放在陪伴在自己的親人身上。

她是哪國人,來自哪裡,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好,你若不想查,我們不查就是了,若那東方先生再來京城糾纏,夫君幫你把他趕出去就是。”

寂無絕柔聲道。

陸雲蘿頓時笑出聲來,“你怎麼也跟我外祖父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