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小說網 >  秦禾顧其琛 >   第386章 獵物

軍師的聲音帶著些不耐煩。

秦禾轉過身,一步步的朝那輛亮著大燈的車走了過去。

她身後,狄詩詩咬著下唇:“該死,居然拿我當誘餌!我要殺了他!”

狄詩詩伸手就去取腰間的手槍,被錢子墨一把抓住了。

一向看起來羸弱的錢大少爺,如今眸光隱忍,手力極大:“詩詩,彆衝動!”

如今亮了燈才能看出來,這周圍的民居早已破敗,如今那些透出光的窗前,一個個黑洞洞的槍口正對準著他們。

秦禾處於暗處,那人站在大燈後,隱在暗處的銀色麵具泛著幽寒的光。

她的腿部受傷,盯著那人一瘸一拐踉蹌著走了過去。

走到車邊的時候,車上下來了一個美豔的女人,手中拿著特製的手銬。

秦禾垂下眸,看著女人將手銬給她拷上,比尋常手銬粗重幾倍的力量立刻帶來了壓力。

手銬之上,還有綠色的小點在亮著。

女人道:“彆試圖掙脫,這手銬一旦檢測到過度的外力,會立刻爆炸。”

秦禾冷冷的盯著女人:“你是二孃麼?”

美豔的女人垂眸,有些蔑視的盯著秦禾:“是又如何?”

秦禾抿著唇,就是這個人害死了明雪的男友,項明俊。

她被女人推搡著上了車。

這是一輛改裝後的吉普,車上的空間很大。

一上車,秦禾便坐到了銀麵男人身邊。

緊接著,美豔的女人上了副駕。

“動手吧。”軍師懶洋洋的開口,他的手臂倚在車窗上,戴著黑色手套的手食指微動。

秦禾的心情一下緊張了起來:“你答應了我要放過他們的!”

這會在昏暗的車上,軍師將麵具推起,斜頂在額上,露出一雙幽深刻薄的雙眼。

沈一琮唇角勾著,笑的邪惡:“秦小姐,你怎麼什麼人都相信呢,這可不好。”

秦禾咬著牙,眼看著不遠處的錢子墨突然倒下。

她的目光盯到腕間的手銬上:“你違約了,既然這麼冇有交易精神,那就去死吧!”

她在沈一琮動作之前暴起。

秦禾的爆發力極強,雙手的手臂圈開,直接勒住了沈一琮的脖子。

前座的二孃立刻拿起武器瞄了過來。

這麼狹小的空間,秦禾根本躲無可躲,她隻希望手上的手銬爆炸,帶著這一車的人一起去死。

軍師和二孃一死,起碼爆炸會讓周圍亂起來,她的人也能有機會逃跑!

她咬了牙,一瞬間腦中掠過了顧其琛的臉。

心頭又痛又冷,手下狠狠用力。

沈一琮被她雙手手銬間的鏈條勒著喉嚨,收力極大,他啞著聲隻做了個手勢,製止了二孃。

秦禾冇理會,她眼中冰冷幽暗。

把這個人殺了,也算是解決危機,隻是她註定要和他一起死了。

“秦小姐,放開!”二孃的聲音冷酷,捏著槍的手微微顫抖著。

軍師大人眼看著都要被勒死了,卻不允許她殺這個女人!

秦禾腿部的血洞還在汨汨的流著鮮血,她冇管自己的傷,手下狠狠得用力。

眼看著手銬上的綠色的光點吧變成紅色,急促的閃爍起來。

秦禾閉上了眼,副駕駛的二孃著急了起來:“軍師大人!”

沈一琮的臉色已經發白,卻還是冇開口。

二孃咬了牙,如果軍師大人遲遲不發話的話,她隻能違抗一次命令了!

秦禾手上的力道卻漸漸鬆了,她眼前出現重影與眩光,失血太多,她瀕臨暈厥。

沈一琮被勒得發白的臉上眸上一凝,伸手直接抓住了秦禾的手,狠狠的朝前拉。

秦禾咬著牙,可還是被沈一琮從手間掙脫了出去!

“秦小姐。”沈一琮坐在原地,脖間是深深的勒痕,“看樣子,對您的確是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秦禾眼前一陣陣的白光,她死咬著牙,眼前隻有錢子墨倒下的那一幕。

沈一琮看著秦禾眼中的恨意,饒有興味的笑了起來,他整了整自己的西裝領子,坐回了原來的姿態。

“放心吧,射向他們的隻是一些麻醉針劑,畢竟你們的實力讓我很是忌憚,我擔心放了他們之後,我們前腳帶你走,後腳連青城都出不去。”

秦禾迷迷糊糊的,隻覺得有熱氣打在自己耳邊,她垂下的手狠狠的掐上了自己腿上的傷口強迫自己清醒過來。

眼前的場景清晰了起來,沈一琮的臉離她極近,帶著曖昧的調笑,秦禾卻從中看出了輕蔑。

那是如同逗弄獵物時般惡劣的笑容。

“沈一琮,你到底想做什麼?”

“恩?我綁了你自然是有求於你了。”沈一琮伸手撩起秦禾肩膀的發,在手中把玩著打了個圈兒。

“你先好好睡一覺吧,彆人冇到地方就先死了。”沈一琮笑道。

秦禾剛想說話,便見沈一琮從一旁拿出了一個銀質的針管。

她心頭一驚,來不及反抗,便看著那針管直直的紮向了自己。

眼看著秦禾的眼睛漸漸垂下,人歪倒在了自己的懷裡,沈一琮將手中的針管隨意的扔出窗外。

前座的二孃轉頭看了回來:“大人,你冇事吧?”

沈一琮麵色淡淡的:“冇事,把醫藥箱拿來給我。”

很快一個銀質的醫藥箱便被遞到了後麵,沈一琮從中拿出鑷子,將秦禾腿中心埋的那顆子彈取了出來。

過程中,昏迷中的秦禾眉頭緊緊蹙了起來,發出幾聲痛苦的悶哼。

沈一琮微微一頓,動作更輕了幾分。

最後是繃帶和消炎止血藥,等到將秦禾的腿傷包紮好了,纔將人輕輕的放回了座位上。

“老大,這個女人很重要嗎?”二孃忍不住多嘴,“雖說那本書在她手裡,可是就算打斷了她的腿腳,隻要她還有神智,就可以繼續問那本書的下落呀。”

沈一琮的麵色冷淡。

“二孃,你最近話越來越多了。”

“對不起!”

誰從那目光落到秦禾的雙手上,那纖白的十指,看起來像是一雙彈鋼琴的手般,完美無缺。

他伸手捏了上去,捏到指腹上的繭時,唇角才微挑了起來,他要這雙手有大用。

前桌的二孃不小心看到了沈一琮的動作,心頭猛的一驚,軍事大人一向鐵麵無情,即便是在M國執行任務時,遇上了當時以國民尤物著稱的一個女星,眼睛都冇眨的就爆了尤物的頭。

可現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