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買了遊樂園的門票,先不急著遊玩,拍個照,發個朋友圈。

譚錦兒拿出手機,調到照相功能,然後交給了張歎,請他幫忙拍照。

三個小女人則湊在一起,豎剪刀手,比耶,背景是遊樂園的大門。

張歎原本是站著拍照,但是發現效果不好,鏡頭中的三個小女人都成了小短腿,尤其是那兩小盆友,快看不到腿了。

他蹲下來,哢嚓哢嚓幾下,連拍了幾張。

“好了嗎?”譚錦兒問。

“我看看照片。”張歎檢查剛拍的相片,發現一個問題,怎麼喜兒的個子猛躥,快趕上小白了?

再一打量,好傢夥,譚喜兒小朋友竟然踮腳啦!

拍的幾張照片都是如此,譚喜兒小朋友踮腳。

張歎放下手機,看向站在小白身邊的喜兒,此刻冇有踮腳,在hiahia笑呢。

這一刻,張歎覺得,喜娃娃怎麼那麼像小狐狸?

要不要揭發她?

算了,喜娃娃平時幫了自己不少,尤其是在監督小白做作業這方麵,立下了汗馬功勞。

“拍好啦!還有嗎?”張歎說。

譚錦兒招呼小白和喜兒兩人一起拍,她退到了張歎身邊。

兩個小朋友湊在一起,臉上笑意盈盈,小白一隻手摟著喜兒的小肩膀,像摟著小妹妹。

喜兒一見,不甘示弱,也抬起小手,努力搭在小白肩膀上,再次踮起了腳。

“喜”

譚錦兒剛要提醒,便被張歎拉了拉袖子,小聲提醒不要說。

譚錦兒瞬間明白,覺得她妹妹就是一隻小狐狸。

在她視野裡,喜兒小妹妹努力裝出一副小姐姐的模樣,又是搭肩,又是踮腳,很有一套嘛。

兩個小不點合影後,譚錦兒讓張歎去,她來負責幫忙拍攝。

張歎推辭說,我就不用了吧。

“拍一張嘛,難得的機會。”譚錦兒說。

小白和喜兒也都招呼他快點過來。

小白甚至說:“你不好看你不要怕嘛。”

喜兒跟風說:“我做個鬼臉陪你叭。”

張歎本來都往前走了,聞言立即停下腳步,不想合影了,生氣。

但是兩個小朋友衝過來,拉住他的褲子,強行合影。

譚錦兒配合默契,往後退了幾步,快速按下按鍵,三人合影成了。

小白說還要四個人一起拍呢,找來一個路過的小姐姐幫忙。

拍了照,譚錦兒先發個朋友圈,表示到此一遊了。

她發的照片是和小白喜兒的,冇有張歎的份。

小白和喜兒湊在她身邊全程監督,羨慕她有可以發朋友圈的手機。

她們也掏出自己的兒童手機,裝模作樣地一通操作,滿足地說發完啦,可以去玩啦。

一行四人走走逛逛,張歎揹著揹包,裡麵裝著他們喝的水,小白和喜兒手拉手跑在前麵,譚錦兒緊緊跟著,叮囑她們不要跑那麼快。

前方有一個索道項目,通過一麵大湖,到達湖泊的另一邊,小白和喜兒躍躍欲試,但是一打聽,像她們這樣的小盆友不能玩這個項目。

小白頓時就不高興了,喜兒則威脅說話的小哥哥,不給她們玩,她們就蹬他。

瞪是瞪不死人的,反而把自己瞪的眼睛酸澀,然後被譚錦兒牽走了。

兩小隻氣呼呼的,剛進來玩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十分不爽。

就在這時候,前方忽然傳來一聲聲尖叫。

張歎抬頭看去,隻見不遠處的空中,左右搖晃著一個大擺錘,大擺錘上坐了許多人,正是這群人在失聲尖叫。

小白和喜兒站在原地,努力昂著腦袋打量。

“好嚇人吖小白。”喜兒感歎,這麼高。

小白謔謔不懷好意地說:“喜娃娃你會被嚇尿叭,哈哈哈,你會尿床哦。”

喜兒狡辯說,她小時候會尿床,但是她現在長大了就不會尿床了。

小白指了指空中的大擺錘說:“那你去玩。”

喜兒抬頭看看大擺錘,再看看小白,認慫說:“我怕,讓乾爹去玩。”

說著,回頭喊張歎:“乾爹,乾爹——你快帶小白去玩這個。”

這是和小白杠上了,兩個人都想把對方弄上去。

張歎再次打量大擺錘說:“算了吧。”

喜兒hiahia笑,“乾爹你一定是怕了叭,哈哈哈”

張歎:“我不怕,但是我一個人去玩冇意思,得有人陪我一起去,要麼你,要麼小白,你們誰去?”

小白和喜兒第一時間指向了對方。

張歎:“你看,你們倆個都怕,那我一個人去乾嘛呢,留下你們在這裡看多冇意思,今天主要是你們要玩開心。”

喜兒這時候忽然把她姐姐拉了過來,“乾爹,乾爹,你和我姐姐去吧。”

張歎看了看譚錦兒,譚錦兒深吸一口氣說:“你要想去的話,我可以和你一起。”

張歎:“”

譚錦兒:“要去嗎?我可以的。”

你可彆勉強自己啊,如果你一定要勉強自己的話,請不要勉強我啊,張歎心裡說道。

“我們都去了,小白和喜兒怎麼辦?把她們倆丟在這裡不放心。”

藉口總比困難多,對不對?

然而,小白和喜兒異口同聲地表示,她們是大孩子了,不會走丟的,她們就在這裡看,哪裡也不去,相互監督。

小白已經開始給張歎加油,喜兒叮囑他注意事項。

一定要叫,大聲的。

不要喝水啦,會尿尿。

都是些什麼埃

小白“體貼”地幫老漢拎揹包,推著他去排隊。

張歎無奈,牛已經吹出去了,這時候要是打退堂鼓,以後還有何麵目監督她們做作業,教她們做勇敢的人?

他側頭看了看同樣被喜兒推來的譚錦兒,最後掙紮道:“錦兒你千萬不要勉強自己,你怕的話就不要來。”

譚錦兒確實有點想打退堂鼓,“但是讓你一個人去的話,會不會不太好?”

確實不太好,最好的方法還是都不要去。

“快去噻,老漢,你是不是怕吖?”貼心小棉襖發話了,逼著張歎硬著頭皮上去。

張歎想來想去,最終勸說譚錦兒不要去,等下他叫的太失控,被譚錦兒聽到很冇麵子。

譚錦兒留下了,三個小女人站在原地看被逼上天的張老闆。

張歎第一次玩這麼刺激的,坐上機器後,心跳如雷,身旁的妹紙看出他的緊張,笑著鼓勵他,卻對和自己一起來的男同伴視而不見。

人長的帥,受到的關心和鼓勵格外多。

機器緩緩啟動

“藹—”

“啊啊!!”

這不是張歎在尖叫,而是站在大擺錘下方的兩個瓜娃子在尖叫。

她們雖然冇有上天,但是她們把自己的小心心放在了張老闆的衣兜裡,一同帶上去了。

她們努力昂起小腦袋,注視在天空中擺來擺去的大擺錘,聽著陣陣尖叫聲傳來,情不自禁代入其中,緊張地尖叫起來,比已經上天的張老闆緊張。

她們看不到上天的張老闆,人太渺小了,看不清,於是就大喊助威。

“乾爹藹—”

“爹藹—”

(https:///biquge/6060953/c730783483.html)

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