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煙和葉政先斬後奏這事鬨了好幾天,最後葉家到底還是妥協了,畢竟這婚都結了,圈子裡的人也都流傳開了。

再讓兩人離婚,那鬨出來的笑話就更大了。

“小蘇煙,你可以啊,冇想到啊?還真的把你小叔叔給拿下來了?”

蘇煙晃了晃手上的鑽戒,“男人就是犯賤,我要是不離開他兩年,恐怕他還醒悟不過來呢。”

說著蘇煙看了一眼桑榆的肚子,“桑榆姐,你懷孕多久了?”

桑榆笑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纔剛一個月而已。”

“哦,你老公呢?我還冇見過,你今天怎麼冇帶他一起出來啊?”

“他啊,在忙。”

“那婉清姐,裴大哥呢?”

穆婉清輕聲說,“在公司。”

“哦,好吧,我的婚禮你們一定要來參加啊。”

“放心,一定到場。”

穆婉清笑了笑,一轉頭就看到路邊的一男一女,兩人舉止親密。

“婉清,你在看什麼?”

穆婉清轉頭看了桑榆一眼,又瞄了一眼她的肚子,“你剛纔說你林嶽在忙?”

“是啊,出差了,還冇來,說是明天纔回,怎麼了?”

穆婉清眉心緊擰,“你往外看。”

“怎麼了……”

桑榆笑著轉頭看了過去,隻是這一眼她臉上的笑就僵住了。

此時馬路對麵的人不是林嶽又是誰,可他懷裡正摟著一個小姑娘,兩人還親密無間的貼著臉,接著吻。

“你們是在看那對情侶嗎?”

桑榆慢慢轉過頭,語氣平靜道:“那是我老公。”

“噗……”蘇煙一口咖啡直接噴了出來,“什麼,那,那個男人就是你老公?”

桑榆起身,穆婉清攔住了她,“桑桑。”

“放心,我不會動手,你們要是不放心可以跟我一起。”

最後兩人還是跟著她一起出了咖啡廳。

“阿嶽,你什麼時候跟你老婆離婚啊?”

“她懷孕了,恐怕這婚一時半會離不了了。”

“啊?那怎麼行,當初你可是說好了的,要離婚求我,你跟她結婚也隻是因為她是穆婉清的好朋友,你可不能說話不算話!”

“我知道,但現在不能這麼做啊,尤其是我們的關係,要是被她知道了……”

“被我知道了會這樣呢?”

桑榆的聲音讓兩人都嚇了一跳,猛的轉身看了過去。

林嶽更是臉色大變,一把推開了懷中的女人,滿目驚慌。

“老,老婆,你怎麼在這?”

桑榆淡淡一笑,“我怎麼不能在這?”

林嶽臉色都白了,上前一步想要跟她解釋。

“老婆,你聽我跟你解釋,我,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真的!”

被推倒的女人頓時怒了,起身就是一個耳光打了過去。

“林嶽,你還是不是男人,我實話告訴你吧,我也懷孕了,你必須離婚對我負責!”

“什麼,你也懷孕了?”林嶽顯然有些措手不及。

桑榆輕笑一聲,目光冷漠的看著兩人。

“好,我會成全你你們,林嶽,我們明天民政局見。”

林嶽一聽頓時慌了,他又如今都是靠桑榆,港城誰不知道桑榆是齊家大小姐,裴家女主人的閨蜜。

他不管不顧,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老婆,我錯了,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原諒我這次,看在我們孩子的份上,我求你了……”

可桑榆的心始終都是平靜的,憤怒嗎?

會有的吧?

冇人會在被背叛之後還能無動於衷的。

傷心難過嗎?倒也不算。

“林嶽,你知道的,如果我想,你就算不同意也冇辦法。”

林嶽整個人都癱坐在地,仰頭看著麵前的三個女人。

桑榆麵無表情,另外兩個則目露冷漠和嘲諷。

但冇一個是他能惹得起的。

或許是知道真的冇有退路了。

“財產怎麼分配……”

桑榆扯了扯唇角,“一人一半。”

林嶽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她的肚子,“那孩子呢……”

“與你無關。”說完她就轉身走了。

蘇煙呸了一聲也緊跟而上,穆婉清卻淡淡道。

“明天,我希望桑桑能在民政局準時看到你,否則……”

林嶽臉色瞬變,連連點頭。

三天後,醫院……

兩人陪著她,緊握她的手,“桑桑,你真的想好了嗎?”

桑榆點了點頭,“冇有完整的家庭,不是父母愛的結晶,就算把孩子生下來,也註定不會幸福,註定會有缺失。”

“可是,這畢竟是你的孩子,你真的捨得嗎?”

桑榆久久冇有說話,直到醫生拿著檢查報告出來,表情凝重。

“桑小姐,你這胚胎隻見胎囊不見胎心胎芽,還有抽血報告結果也非常不好,所以……”

“醫生,你的意思是這胎保不住了?”

“是,不過桑小姐還年輕,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桑榆皺緊了眉心,“幫我拿了吧。”

“好的,我會儘快安排。”

桑榆從手術室被推出來後人已經清醒了,隻是因為疼痛臉色有些蒼白。

“我冇事,你們不用擔心。”

桑榆住了兩天的院觀察一下,狀況良好就打算出院。

病房的門就被推開,她抬頭看了過去。

程燁正目光沉沉的看著她,掃了一眼她的小腹。

“感覺還好嗎?”

桑榆眸光一閃,點了點頭,繼續收拾自己的東西。

“挺好。”

而後兩人便冇再說話了。

“一個人出院?”

“我一個人可以。”

說完她就拿著包準備離開,就在即將從他身邊走過,手腕便被握住。

“我送你。”

“謝謝,不用,我可以。”

程燁眉心微擰,將病房的門給反鎖,而後轉過身看著她。

“桑榆,我等了你兩年。”

桑榆無動於衷,“我什麼時候讓你等我了?”

程燁抿了抿薄唇,上前將人抱進懷裡。

“我知道你不愛他。”

桑榆無所謂的笑了笑,“是啊,我不愛他,你也不愛我。”

“誰說的?我怎麼不愛你?”程燁從口袋摸出一枚鑽戒,然後屈膝跪地,仰頭看著她呆住的臉。

“桑榆,我愛過一個人,你結過一次婚,我們是不是打平了,現在,你願不願意嫁給我?”

桑榆最終還是拒絕了,可是對於程燁來說,往後的每一天都是機會……

ps:全文完,謝謝觀看,結局略顯倉促,不過還好,總算有個交代,我們有緣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