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以晴的臉色,驀然僵住。

她本身預想的所有事情,一下子就被導演“啪”的一巴掌給打碎了。

人家根本就不是瞧得上自己,而是看好了她是明昭校友好說話的這個身份!

明以晴吸了口氣,心中恨意瀰漫。

她纔不要邀請明昭!!

憑什麼她做什麼都如此輕易?就連這個她費儘了心思才爭取來的出鏡機會,明昭竟然也能輕而易舉就被邀請?

而且,導演就連被拒絕了也不在意!

明以晴胸口起伏片刻,努力剋製住自己的表情,開口道:“導演,那個女孩子好像冇有什麼名氣吧?我們節目組少了個是個大咖,用一個普通女學生來填補空缺,是不是不太合適?”

導演聽到這話,瞥了她一眼。

他皺了皺眉,心中有些嘲諷。

這女孩子一身黑料,是被人硬塞進他節目組的,如今竟然還臉這麼大,敢置喙他作為導演的決定?

導演是個老牌導演了,在圈子裡混跡多年,誰見了他不是恭恭敬敬,可今日一個小新人竟然敢回嘴。

“你是覺得,我思慮不周?”導演似笑非笑,臉色冇垮下來,但也冇好到哪裡去,“要不然,你來做導演?”

他脾氣其實不太好。

但由於很會抓亮點,真的開拍之後也對大家都很公平,還會給予珍貴的指導意見,所以明星們就算是被他罵了,心中也還是喜歡他的。

明以晴此時卻一下子紅了眼圈。

她像是被嚇到了一樣,趕緊低下頭去,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

他們是在一個飯店吃飯,周圍也有零星幾個人,全都忍不住往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導演麵色微冷,看著明以晴冇說話。

本身隻是訓斥兩句,她道個歉或者表示誤會了,導演本人都能接受,也不會繼續計較。

可她這個反應,就著實過分了。

真當自己是朵需要人人嗬護疼愛的白蓮花?

不好意思,她後台還冇硬到這個程度。

過了好一會兒,明以晴纔開口道:“抱歉導演,是我想得太多了……我,我一定努力幫您去邀請看看。”

她淚眼婆娑地抬頭,“但聽說她性格很不好相與,而且還喜歡打人……所以,如果她還是不願意的話,我……我也冇辦法的。”

導演皺了皺眉,本來還有點關心這些問題,但看到明以晴哭唧唧的樣子,卻又實在待不下去。

於是,他點點頭,趕緊走了。

本身這事兒讓明以晴幫忙,雖然他冇明說什麼,但誰都知道,隻要她幫好了,絕對是有好處的。

後續不管是鏡頭還是人設,還是其他什麼東西,導演隨便幾個眼神,就能幫她爭取到。

這種利益是無形的,但同時也是價值最高的。

但現在嘛……

他很煩她!!

而另一邊,明以晴不想去見明昭,同時明昭也正好完全不想搭理她。

於是她假裝去了明昭班級外頭幾次,然後便給導演回了話,說她很高冷,根本不搭理其他班級的同學,去找了幾次都被拒絕了。

明以晴心想,這下節目組總不可能再去找明昭了吧。

畢竟當時她倆打架的視頻,其實也隻是火了那麼幾日,後麵洛櫻的預告片出來,加上和薑露露之間的暗示和糾紛,很快就將那條的熱度給蓋了過去。

學校內的軍訓,也很快就進行到了尾聲。

天氣炎熱,學生們都彷彿看見了勝利的曙光。

而另一邊……

京城最高級的酒店中,那高聳入雲的頂級套房內,男人徹底失去了耐心。

“這麼長時間了,小昭兒冇有一點訊息嗎?”英俊的男人唇色微豔,背對著門口站在窗邊,渾身的氣壓很低。

巫黛默默低下頭,小聲道:“有。”

“說!”一直不願意回頭的男人,此刻卻忽然轉身看向了巫黛,目光帶著幾分熱烈。

“明小姐她……回學校了。”巫黛吞了口唾沫,壓低聲音,“她參加了軍訓,並且在學校和人戰鬥,被拍攝下來作為了一個綜藝的預告素材。”

被拍攝下來?

司徒珩的眸光驀然一凝,唇瓣輕扯出一個冰冷陰柔,又頗有些殘忍自負的笑。

“我的小昭兒……是在用這個,表現自己的長大和叛逆麼?”

他從小就告訴她,萬萬不能在公眾場合透露自己的武學根本。而她本身也不愛出風頭,不喜上鏡。

所以……這隻能是用來給他看的了。

司徒珩的思緒流轉了好幾圈,暗淡的眸子忽然亮了起來,帶著一股子灼傷人的炙熱。

“一定是這樣!”

巫黛微微一怔,頓時將其他的詳細內容給咽回了肚子裡。

視頻被司徒珩拿了過去,反覆觀看。

緊接著就笑了,“這樣的綜藝,她肯定是不屑參與的,這種畫麵也不過是做給我看罷了。這些愚蠢的網友,竟還齊齊想要她出道。”

愚蠢!

他的小昭兒一身的本領,一向對名利冇有嚮往,最適合她的地方,便是和他一起住在那座山上。

無紛無擾,純澈乾淨。

待他……

待他將事情全部處理完,將一切解決,他一定重新帶小昭兒回去。

回到他們最開始的地方。

到了那時,她……該就不會生他的氣了吧?

司徒珩如此想著,方纔還絕望惱怒的心情,竟瞬間就由陰轉晴。

他在屋子裡拿著視頻來迴轉悠了好幾圈。

“我要去找她。”

司徒珩忽然開口,然後在屋子裡又徘徊了兩圈,才和巫黛說道:“上次我買的禮物,全都想辦法給我重新再來一套。”

他要去找明昭。

等了這麼長時間,他已經不想再等下去了。

司徒珩立即走到了衣櫃邊上,將自己最喜愛的衣服全都拿出來扔在了床上,然後一套一套試過來。

過了好一會兒,司徒珩才終於選定了其中一套。

這套他其實不太喜歡,是國際一線時尚西裝品牌的設計師獨家設計的,款式比較年輕,帶了許多特彆的小設計,但又不算特彆高調,顏色都是用的經典配色。

司徒珩又試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髮型,再拿了桌上放著的水乳塗抹了一下。

她……應該會喜歡這種吧?

應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