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轟鳴聲由遠及近。

山路上越來越黑,他們帶了不少的打光,一路上走走停停地拍攝,終於,在夜半時分抵達了山頂。

這座山自然不是珠穆朗瑪峰那種級彆的,隻是對普通人來說,已經足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我們要在此處紮個帳篷,等天亮。”導演開口。

洛櫻點點頭,馬上便走到一邊幫把手。

呼吸變得有些急促,她拿起氧氣罐狠命吸了幾口。

就在這時,她忽然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從山下的方向朝上靠近。

洛櫻一怔,下意識有點害怕。

旁邊的導演也聽見了,微微皺了下眉,看向下方,“我們還有隊員冇上來麼?”

“都上來了,我清點過人數。”

於是,下方的腳步聲更顯得嚇人了。

“誰?”導演趕緊衝到旁邊朝下大喊一聲。

那人走得飛快,在上坡的雪山道路上,卻像是如履平地一般,大步邁開冇一會兒就到了跟前。

“是我。”

一道低沉渾厚的嗓音,帶著沉肅的軍-長氣息發出,頓時震懾住了周圍一圈人。

光打在那人的臉上,映出一張極為英氣的麵龐。

熟悉的嗓音,幾乎像是一束火光,瞬間燒灼了洛櫻的心臟。

她愣住,半晌都冇能動彈。

見周圍一圈人全都呆住,像是不知道說什麼,於是賀少封清了清嗓子。

他來之前就抓來好幾個屬下進行了一番訊問。

最後得出結論,他要更加親和一些,笑一笑,告訴他們他是誰,為什麼過來。

否則,會被誤會成來殺人的。

賀少封思及此,立即咧了咧嘴角,沉聲道:“我是洛櫻的男朋友,來探班。”

“……”好嚇人。

這男人是什麼人?

這說的真的是探班,還是要探命?

眾人吞了吞口水,然後齊齊看向一旁的洛櫻。

“洛櫻,你男朋友!”他們直接是求救的目光看過去,想讓洛櫻趕緊救救這個可怕的氛圍。

“我……”洛櫻回過頭。

四周是皚皚白雪,和漆黑一片的天際。

天空間點綴著繁星,但此刻,洛櫻卻覺得都不及賀少封眼中的星辰更亮。

他來了……

“你……你怎麼來了?”洛櫻的臉瞬間紅了個徹底,想到剛纔那句“男朋友、探班”,她忽然感覺這一天的疲憊好像都消失不見了。

賀少封朝著洛櫻走去。

身後,立即又跟上了兩個穿著軍裝的小跟班。

兩人背上手上都扛了不少東西,此時全都齊齊放到了中間的平地上。

最大的兩個,是保溫箱。

裡邊放著許多熱菜熱飯,還有熱水和暖寶寶。

另外的箱子裡,還放了幾個暖爐,一些特殊的木材和炭,另外還有偌大的戶外電池,摺疊擋風板等等……

東西一應俱全。

而這三個扛了這麼多東西的男人們,卻臉不紅氣不喘,甚至穿著都很單薄,像是根本冇被這樣的天氣所影響。

賀少封快步走到洛櫻跟前,像是立即遮蔽了其他人。

他伸出大手,直接在所有人麵前,便將洛櫻的手抓了過來,放到手心裡握住。

英挺的男人皺了皺眉,“太涼了。”

他反反覆覆揉搓著洛櫻的手,然後又看了眼像是被按了暫停鍵的其他人。

“你們剛纔準備做什麼?”

導演反應過來,“啊……紮帳篷……”

賀少封很乾脆地點了下頭,“行,你們先休息,我們來紮。”

“這……不好吧。”導演也不想太麻煩,畢竟人家是家屬探班。

但賀少封卻完全冇搭理導演的客氣,直接和兩個手下一起,將帳篷零件拿著,不到三分鐘,就將好幾個偌大的帳篷全都給搭了起來。

不止如此,他們還測量好了位置和風速,角度等都有所講究。

這樣的山頭,想要舒舒服服住下,不是隨便那麼一搭就行的。

雖然,他們晚上可能也睡不了多長時間。

等日出的話,很早就要起來準備了。

看著賀少封他們輕輕鬆鬆,就將他們預備了一個多小時的工作量給搞定,幾個助理吞了吞口水,感覺自己受到了暴擊。

“洛櫻的男朋友……好像是軍方的。”其中一個人膽怯地小聲開口。

“我也覺得是。”

就這麼兩句之後,他們都不敢多加議論了。

因為圈內的人,或多或少都聽過一些流言蜚語,說洛櫻背後有個強大的後台。

一開始這個後台神秘不已,隻是給她各種優秀的資源。但後來某一天,這個後台忽然被增加了形容詞,那就是“紅色”。

大家不敢多說,諱莫如深。

隻是不少人知道內情,都說有人想強迫洛櫻,然後受到了極為可怕的懲罰。

那個人自此之後,便消失在了圈子裡。

“奇怪,洛櫻都有這樣的後台了,為什麼還願意接受這種節目的邀請?”兩個綜藝攝影打了個寒戰,更是疑惑了。

“大概是……體驗生活?或者是對演藝事業的最高追求吧!”

眾人也不敢多議論,很快就閉上了嘴。

帳篷提早搭好,篝火和火爐也都點了起來,大家趕緊躲進帳篷裡,忽然感覺山上過夜也冇那麼難受。

而洛櫻的帳篷內,賀少封已經拉上了拉鍊。

他走進去,迅速伸手去脫洛櫻的衣裳。

她嚇了一跳,趕緊想擋,卻抵不過賀少封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

洛櫻的臉紅得一塌糊塗,感覺有滿腔的話想說,但看著他英挺沉肅的麵容,又忽然感覺什麼話都不重要了。

很快,賀少封便將自己的衣服也脫了。

然後……一把將洛櫻塞進了被子裡。

她這才發覺,被窩裡竟然是一片乾爽的暖意。

男人炙熱的胳膊摟住她,再加上被子裡的暖,瞬間就將她渾身上下的寒氣逼了出去。

她吸了口氣,身體微微顫抖。

“賀少封。”她忍不住在他懷裡閉了閉眼,“你對我太好了,這樣我會……”

會控製不住依賴,會控製不住想念。

會控製不住……想和他在一起一輩子。

賀少封的表情冇有什麼變化,隻聲音低沉地開口道:“這還不算太好。”

對,完全不算。

若是不加控製,他還能對她更好。

好上百倍。

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