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能帶我甩開他們嗎?我不想他們知道。”

“但是你得保證,還會跟我回來,讓我把你交給他們,你不知道,在這個城市,你要是從我手裡丟了,那位傅總是要讓我生不如死的,但是我家裡還有老婆孩子。”

“嗯。我答應你。”

反正絕對不可能她跟那個女人是同一個人。

她一口答應下來。

當然,她想,隻要確定她跟卓簡不是一個人,她就算提前逃走也冇什麼。

這個人看上去,終於可以讓她喘口氣。

李玉清也鬆口氣,他冇想到自己在她心裡會這麼有安全感,老實說剛開始傅衍夜打電話給他的時候,他是有些不安的。

不安的是,怕自己冇辦法滿足傅衍夜的拜托。

他也不知道傅衍夜怎麼會變的信任他。

或者是時間?

“走吧。”

他輕輕地一聲,然後便帶她出門。

王瑞跟簡芊聽到開門聲都朝著他們看去。

李玉清給他們一個眼神,爾雅的嗓音:“回去告訴傅衍夜,我會在天黑之前把人還回去。”

“可是李主任,萬一我姐姐出事怎麼辦?”

“我負責。”

李玉清說。

簡芊卻還是有些緊張的樣子。

王瑞更是說道:“如果李先生把我們少夫人弄丟,或者讓她受傷,你跟你太太都會吃不了兜著走。”

“哼,好。”

李玉清看了眼卓簡,特彆確定的答應下來。

卓簡卻越來越討厭這個人,這個人叫什麼?

王瑞?

哼,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人,還要人家吃不了兜著走?

改天她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先找人來讓他吃不了兜著走,哼。

不過想著他也是拿錢辦事,而且還有太太跟兒子,還是算了。

饒他一死。

卓簡被帶到一傢俬立醫院,抽血後還做了些彆的檢查,醫生指著她的騙子說:“傅太太的身體狀況還可以,但是血液過分濃稠,平時有愛頭暈的毛病嗎?”

卓簡想了想,點了下頭:“有,一吹風就頭暈。”

“嗯,應該還愛發燒吧?”

“嗯。”

卓簡差點問他怎麼知道,但是一想人家是醫生,就冇再多問。

“傅太太應該是長期服用一種藥物導致的抵抗力變低,至於什麼藥物......”

“嗯,這樣就很感謝,另外DNA鑒定出結果後,給我打電話吧。”

李玉清對他講。

“會的。”

“謝謝。”

很快他們倆便從那家漂亮的私立醫院出來。

卓簡其實是不願意相信的,但是醫生說的症狀又好像她都有。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內心,陷入了恐慌。

甚至覺得眼前都是漆黑的。

她好像,要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不,她是卓珍寶啊。

那個人不會騙她的,那個人那麼疼她。

還是說,旁邊這個陌生人已經買通了醫生?

他跟那個傅衍夜根本就是一夥的?

卓簡這麼想著,一出門便忍不住朝著一側看去。

附近有出租車的。

她輕輕地拉了拉李玉清的手:“我想喝奶茶,珍珠奶茶有冇有?”

“有的,等著。”

李玉清看她一眼,趕緊去給她買。

旁邊那家奶茶店,還挺火的。

卓簡站在旁邊看著他毫無防備的去買奶茶,一輛出租車走近,她便立即打開車門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