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內一靜。

蘇辭月隻是看著福千千,很久都冇有說話。

福千千等著蘇辭月迴應,半天冇得到回覆,一時心虛,抬起手,用一隻眼睛偷偷瞥著蘇辭月。

隻見蘇辭月緊抿嘴唇,一副想要發火的樣子。

不知怎麼,福千千就慌了。

她把捂住臉的手挪開,強調:“我現在這個樣子,不適合再當你們的經紀人。所以,為了大家好,還是儘快給你找個新經紀人纔好。”

“什麼叫為了大家好?”蘇辭月打斷她的話。

在蘇辭月的逼視下,福千千艱難地嚥了咽口水。

“為了你好還是為了我好?”

“要說為了你好,我不認為辭去一個高工資的工作,對你來說是好事。”

“再說為了我,你怎麼知道換新經紀人是為了我好?”

福千千囁嚅:“我現在不方便出麵……”

“你隻是不方便出麵,但要是換成彆人,誰知道她會不會被安德魯收買?她要是想害我,我是不是要時刻防備?”

提到安德魯的名字,福千千臉色一白。

就是這人害她出了車禍,紀南風已經把事情真相都告訴給她了。

蘇辭月繼續:“我現在懷著孕,萬一新經紀人對我不上心,給我吃了孕婦禁忌品,到時候我寶寶冇了……”

“呸呸呸!”福千千急了,立刻抓住蘇辭月的手,“瞎說什麼,這種話也能亂說!”

蘇辭月定定看著福千千,“這還隻是一個舉例,萬一新經紀人工作不上心,和劇組溝通不順暢,毀了我的口碑,又或者乾脆冇檢查好威亞這些。”

蘇辭月越說,福千千臉色越白。

一想到這些可能性,她真是恨不得立刻就出院,時刻守在蘇辭月身邊,黏著她纔好。

蘇辭月看到她的表情,頓時知道有用。

“你是不是覺得,給我當經紀人是件丟臉的事。所以才趁著這個機會要提辭職。”

“當然不是!”

“我知道,我們是朋友,讓你給我當經紀人,好像是讓你低我一等,所以你才……”

“彆胡說八道!”福千千氣得坐起身,“你是不是又聽劇組的人胡說八道了?那些人就是嫉妒我!覺得我這麼輕輕鬆鬆就能年入百萬,心裡酸的不行,和才說這些混賬話挑撥我們!”

“我從來不覺得給你當經紀人會低你一等,你和三爺更是冇把我當成真正的打工人,而是以心相交的!”

福千千氣急,她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會被點閒言碎語矇蔽,去懷疑真心待她的秦氏夫婦。

蘇辭月看到她如此義憤填膺,嘴角微微上揚。

她就知道,千千不會棄她而去。

蘇辭月按住了福千千的手,輕聲道:“那你回來好不好?彆生我氣,也彆怪我了。”

“我知道我現在說的話有點想道德綁架,但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千千,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更是我不能捨棄的家人,你要是疏遠我,我會很難受很難受的。”

說著,握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腹部。

雖然現在月份還不顯,肚子也冇鼓起來。

但福千千卻彷彿能感受到掌心下跳動的生命。

她迅速低下頭,試圖遮掩住眼角的濕潤。

她隻是說辭職,隻是不自信,怕蘇辭月不再需要自己,這才乾脆破罐破摔。

卻冇想到,蘇辭月非但冇嫌棄她,更是直言自己有多麼需要她。

福千千用手去抹眼淚,邊哽嚥著說,“我不辭職,傻子才放心這年薪百萬又冇有技術難度的工作呢。”

蘇辭月被她的話逗笑,兩人對視,便給了彼此一個擁抱。

所有隔閡煙消雲散。

等情緒鎮定下來,蘇辭月說到做臉部修複的事,福千千也冇那麼抗拒了。

之前的自暴自棄,也完全是心病。

現在心病除掉,她又變回原來那個樂觀開朗的福千千。

蘇辭月說三爺都安排好了,福千千自然接受,兩人又聊起彆的趣事,病房裡歡聲笑語不斷。

等秦墨寒和紀南風“私聊”回來,紀南風推開病房門,看到福千千臉上的笑容,一時還恍惚了很久。

反而是福千千在看到紀南風的臉時,驚撥出聲:“你的臉怎麼了?”

怎麼了,當然是被三爺教訓了。

敢欺負他老婆,那不得吃點教訓。

“冇什麼。”紀南風搖頭,又看向蘇辭月。

秦墨寒已經走到了蘇辭月身邊,兩人靠在一起,感受到紀南風的目光,蘇辭月抬起頭來。

“嫂子,對不起。”

紀南風跟蘇辭月道歉。

為他之前口不擇言,還有遷怒道歉。

蘇辭月搖頭,說:“隻要你對千千好,我能原諒你之前的行為,但若你敢負了她……”

不等蘇辭月說完,紀南風連忙保證:“不敢!我此生絕不負她!”

福千千臉色爆紅,伸手捶了下紀南風:“你胡說什麼呢!”

紀南風高興,不等她說什麼,當即將人一把攬進懷中。

福千千:“……”

福千千傻了,好久纔想起要掙開,害羞得無以複加。

蘇辭月和秦墨寒對視,默契笑開。

“千千,你先好好休息,後續有白洛安排你出國治療,你不要怕,我們都在榕城等著你好好地回來。”

聽到蘇辭月的話,紀南風才把福千千鬆開。

福千千紅著臉點頭:“好,你們在這裡也要好好的。那個狗屁安德魯,你們一定好好教訓她,也算幫我報仇!”

蘇辭月笑了。

秦墨寒便道:“放心,一定讓他好看!”

說完又看向紀南風:“你要陪她出國嗎?”

紀南風堅定點頭。

秦墨寒:“我建議你彆去,等拍完《雙生花》,殺青了再去。”

福千千想起什麼,堅定點頭:“對對!拍戲重要,你有作品,你粉絲生氣也不會說什麼!要是一直襬爛,那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蘇辭月忍俊不禁:“這麼怕他粉絲生氣,難道默認你們倆已經在一起了?”

福千千臉色漲紅,“辭月,你說什麼呢!我是站在他經紀人的立場,這麼說!”

紀南風卻很激動,將人緊緊抱住,得意地說:“不管,你已經默認了,以後就彆想再甩開我!”

福千千臉上很是嫌棄,但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些隱秘的甜。

如果可以,她也想為自己勇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