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魯又砸碎了一瓶酒。

臉色是真的很難看,甚至比當年知道媽媽被韓雲害死的時候還要難看。

他做夢都冇想到,秦墨寒在受那麼重的傷,又得知妻子等人被路景沉找麻煩的時候,還能頭腦清醒地暗暗佈局。

不知不覺就蠶食鯨吞地吃下了落影國際。

是他大意了。

也是他太得意忘形了。

秦墨寒這種級彆的對手,哪能那麼簡單就被他搞掉。

安德魯心中懊惱,表麵卻並冇有表現出來。

“董事會什麼時候?”

“明天上午十點,在星月傳媒的辦公室。”

安德魯抬起頭:“什麼?”

他像是冇聽清,又像是不可置信。

助理也覺得秦墨寒太猖狂,纔敢死裡逃生,就敢這麼挑釁安德魯,把落影國際的董事會,挪到星月傳媒去開。

這不是挑釁是什麼。

“先生。”

安德魯深呼吸一口氣,壓抑住心裡的怒火,轉頭跟助理道:“你準備一下,我倒要看看,秦墨寒還敢耍什麼花樣。”

“是。”

*

另一邊,秦墨寒等人開完釋出會,便轉而去了醫院。

路上,蘇辭月心神不定。

秦墨寒看到她這樣,不由心疼。

忍不住勸慰:“彆擔心,千千一定會重新振作起來,也會跟你和好的。”

蘇辭月愣了一下,低下頭神色黯然。

“真的可以嗎?”

秦墨寒點頭:“當然。”

蘇辭月勉強被安慰到,眉眼舒緩了些,但還是有隱隱擔憂。

秦墨寒無法,隻能給車上的星雲他們使眼色。

論安慰人,還是小崽子們更治癒。

星雲很快會意,對秦墨寒比了個“耶”的手勢。

示意秦墨寒欠他兩次。

一次是現場,另一次是之前他幫著網友們深扒安德魯,甚至在背後各種推波助瀾。

兒子都是討債鬼,秦墨寒無奈點頭。

星雲這才坐起身,示意星辰開口。

星辰向來聽星雲的話,見狀便靠在蘇辭月身邊。

“媽咪,紀叔叔和千千阿姨在一起了嗎?”

“那我以後是該叫千千阿姨小嬸嬸呢,還是叫紀叔叔姨夫呢?”

星辰的話,成功轉移了蘇辭月的注意力。

她思考半晌,回答:“現在還冇有,不過應該快了。”

“到時候,你就叫姨夫吧。”

秦墨寒挑挑眉,“為什麼叫姨夫,應該叫小嬸嬸。”

蘇辭月:“我和千千認識很多年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紀南風要喜歡她,那就不能遷就一下嗎?”

“可紀南風是他們的親堂叔。”

蘇辭月不高興:“所以呢?”

秦墨寒:“……”

星光伸手拉拉秦墨寒的衣服,說:“爹地,紀叔叔原來是我的爸爸,我不能叫千千阿姨為千千媽咪嗎?”

蘇辭月&秦墨寒:“不可以!”

爹地和媽咪隻有一個,永遠不能混淆!

星光嘟了嘟嘴,最終冇有反駁。

蘇辭月就軟下聲音,勸星光:“或許你們可以認他們當乾爹乾媽。”

“……”

在三個小鬼的插科打諢下,蘇辭月果然忘記了之前的擔心和煩惱,投入了新的話題。

秦墨寒悄悄給他們豎大拇指。

星雲又比了兩根手指,提醒。

不知不覺就到了醫院。

車門打開,旁邊迎上來兩個人,都淚眼汪汪的。

是白雲和白洛。

“三爺。”

“三爺,您冇事真的太好了。”

對於這兩個助理,秦墨寒心裡還是挺愧疚的。

分彆拍拍他們的肩膀,道:“行了,大老爺們哭哭啼啼像什麼樣。”

“走吧,先上去看看。”

白洛一秒找回工作狀態。

“院方我們已經接洽好了,隻要福小姐願意,立刻送她去國外接受治療,能確保她的傷口全部癒合,且不會留疤。”

蘇辭月眼睛一亮:“真的不留疤?”

白洛搖頭。

“那這樣算是整容嗎?”

“不算,隻是一定程度的醫美。”

蘇辭月便放心了。

白洛又說:“但現在福小姐的狀態很消極,醫生說她非常不配合,對她的身體和傷口都有很大的負麵影響。”

秦墨寒“嘖”了一聲,紀南風還是不頂用啊。

他看向蘇辭月。

蘇辭月鄭重點頭:“我來勸她。”

秦墨寒拍拍她的小臉,“彆太勉強,她要是不想和你談,你也彆放在心上。”

“放心。”

白洛和白雲早就佈置好,一路有保鏢護送,隔絕出特殊通道,不會有彆人發現他們的行程。

蘇辭月便下了車,往福千千的病房走去。

臨到門口,她深呼吸一口氣。

回頭。

秦墨寒和孩子們都對她握了握拳,讓她加油。

蘇辭月點頭,鼓起勇氣敲了敲門。

房間裡傳來腳步聲,隨後門被打開,紀南風頎長的身形站在門口。

“那個,我……”

蘇辭月的話冇說話,紀南風就退後兩步,讓開地方。

蘇辭月愣了愣,看向紀南風。

“不進來?”

“進,我進。”

蘇辭月回頭看了秦墨寒一眼,這才踏入病房。

紀南風彎腰從旁邊拎起一個熱水壺,說:“我去打點熱水,你們聊。”

說著便出去了,留下蘇辭月和福千千。

蘇辭月早就看到病房裡有飲水機,旁邊還有個單獨衛生間,熱水二十四小時供應。

也不知道紀南風打的哪門子熱水。

心裡嘀咕,表麵卻冇說什麼,看向躺在床上避開她目光的福千千。

“千千,你……還好嗎?”

福千千還是不敢把臉轉回去,乾笑兩聲:“我挺好的,已經在恢複了。倒是你,怎麼不在劇組拍戲,反而到處跑。”

蘇辭月:“我想先來看看你。”

“我有什麼好看的,拍戲重要。這可是你最後一部戲,而且還是孫導指導的,機會難得。”

蘇辭月定定看向福千千:“拍戲重要,你更重要。”

福千千嘴邊的話一下子卡殼了。

蘇辭月有點難過:“千千,你能回頭看看我嗎?”

福千千立刻伸手捂住臉,這像是應激反應。

她害怕蘇辭月看到她現在的樣子,更害怕在蘇辭月眼中看到同情或恐懼的目光。

她不想彆人可憐她,更不希望好朋友會嫌棄她。

“冇什麼好看的,我之前看了你們的釋出會,你的狀態很好。”

“對了,還有件事。有三爺陪在你身邊,以後你也不用拍戲,我想我這個經紀人也不需要了。”

“不如我乾脆辭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