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海水重新漫過頭頂,池晚在海水裡潛遊起來,想要離開這片海域。

離開所有人的注視,離開聚光燈的照射。

她也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

隻是漫無目的地遊著。

突然的——

耳邊傳來一陣奇怪的響動,像是有一段強烈的氣流衝著耳膜而來。

池晚的動作微微一僵。

她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心頭陡然一動。

下一秒——

一股巨大的衝擊力襲來。

池晚下意識的張了一下嘴巴,鹹濕的海水頓時湧進了口腔裡,她眯起眼睛,狠狠的嗆了一聲。

緊接著!

她的一側手臂被狠狠的抓住,就像是被一股堅韌的力量給霸道的禁錮住。

然後——

池晚被擁進了一個同樣濕冷的懷抱裡。

耳邊,傳來了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像是鼓點一般,清晰的響在耳畔。

懷抱雖然被冰冷的海水浸潤,但仍舊沾染著熟悉的溫度。

池晚一個恍惚,整個人徹底僵住了。

眼睛雖然被海水矇蔽,但她知道抱住自己的人是誰……

他的氣息,是再熟悉不過的……

可是,她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池晚下意識地伸出手,想要擋住自己的臉——

很快,男人便製止了她的動作,熟悉的清冷嗓音灌進耳廓裡,“彆亂動……”

嗓音的尾調,帶著一絲顫抖的溫柔。

是白夜擎的聲音。

這聲音,讓池晚真正意識到,一切都不是幻影和想象,白夜擎真的來了……

真的是他,不是錯覺。

他竟然會出現在這片海域……

出現在自己身邊……

他是來救自己的嗎?

池晚覺得,自己耳邊是一陣嗡嗡的聲響,好像什麼也聽不見了。

隻有白夜擎的聲音仍舊在耳邊迴盪著,消散不去。

池晚眯了眯眼睛,幾乎是一瞬間,她像是清醒過來一般,猛的向後一退——

“晚晚!”

男人突然拔高了音量,沉靜深沉的聲色裡彷彿帶了一絲歇斯底裡的味道。

他在喊她的名字。

一個久違了四年的名字。

晚晚……

多少次,睡夢中,她聽到他這樣喚她……

如今,一切都無比真實地湧進耳朵裡。

池晚眼眶一熱,濃烈的水氣湧了出來,但很快——

她強忍住了這種難以控製的感覺。

海水的冰冷讓她清醒下來。

難道這麼快就忘記了嗎?

四年前,也是在海水裡,眼前的這個男人是怎麼對待自己的……

他差點害死了自己。

如今,就因為“晚晚”兩個字,自己就要潰不成軍嗎?

她未免太冇有出息了!

池晚咬了咬嘴唇,透過海平麵上昏暗的光線向前看去,男人半個身子露在水麵上,全身上下淌著濕漉漉的水珠,那種俊美無儔的麵容上,彷彿凝著令人心碎的深情。

她勉強看清了白夜擎。

“我帶你回家,晚晚。”

男人緊緊盯著她,眼睛裡像是藏著一片深海,池晚差點要在那片深沉的柔情裡溺斃。

白夜擎朝她伸出了手。

手臂修長,手掌寬大。

“這個時候彆鬨了好嗎?”男人像是哄著她一般,語調降低,溫柔又低沉,帶著幾分懇求的意味,“我先帶你離開這裡。”

池晚捏緊了拳頭,縱然全身都泡在海水裡,冇有一處不濕透的。

但她心頭,像是生起一股莫名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