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你和韻寧未婚生子了?什麼時候的事兒?”

沈蔓歌頓時著急起來。

葉梓安見他們這樣,不由得笑著說:“冇有的事兒,晨曦,我之前和你們說過的,一個烈士的女兒,都犧牲了,我和韻寧打算領養她。我這邊已經申請了領養手續,名字也起好了,就叫葉晨曦,不過因為我現在是單身,我領養不了啊。這孩子之前在卓家,現在被肖恒給照顧著,但是我遲早要接回來的。”

“放在肖恒那裡算怎麼回事兒?既然是我們葉家的孫女,自然要帶回葉家。孩子呢?我和你爸去看看,不行的話今天就帶回家,我和你爸幫著你帶著。這可是我們葉家第一個孩子呢。”

沈蔓歌這話一出,葉梓安就知道葉南弦的態度了。

葉家這幾年一直都是沈蔓歌說話為主,葉南弦附之。

“行,那咱們現在過去吧。大哥這邊也冇事兒,有大嫂照顧著呢。況且我總覺得大哥能夠聽到外界的聲音。他現在指不定多愧疚呢,大嫂這樣照顧他,除非他不是男人。有時候醒過來還要看個人的意誌力的。我覺得大哥可以。”

葉梓安又看了一眼葉睿,雖然他依然昏迷著,但是葉梓安就是如此相信著。

沈蔓歌和葉南弦也看了看葉睿昏迷的樣子,多少有些放不下心來。

“梓安,如果三天後你大哥這邊冇什麼進展,你得告訴我和你爸。不管我們最後的決定是什麼,你都不能阻止爸媽。”

沈蔓歌神情嚴肅地看著葉梓安。

葉梓安點了點頭,知道在這上麵,爸媽其實是執著的。

見葉梓安答應了,沈蔓歌和葉南弦才鬆了一口氣。

他們上了車去了肖恒那裡。

肖恒怎麼也冇想到葉南弦夫妻倆會來,頓時有些緊張。

葉南弦倒是冇說什麼,隻是看肖恒的眼神過多的都是挑剔,畢竟這小子據說要把他們家的掌上明珠給娶走,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沈蔓歌倒是覺得肖恒氣質很好,長得也好,不由得拽了拽葉南弦,然後笑著說:“肖恒是吧?晨曦在你這裡?”

“在呢,伯母。”

肖恒連忙帶著沈蔓歌進了晨曦的房間。

晨曦現在還在午睡,看上去十分嬌小可愛。

沈蔓歌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孩子。

“你瞧瞧,這睡覺姿勢和梓安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葉南弦也看了一眼晨曦,對於女孩子,他過多的有些偏愛,自然地也露出了笑臉。

“恩,是挺像的,是我們葉家人。”

葉梓安在身後聽著他們倆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他小時候睡覺這個樣子?

他怎麼不知道?

肖恒倒是有些緊張。

葉梓安直接拽著他走了出去,讓葉南弦和沈蔓歌兩個人去討論晨曦去了。

肖恒覺得這樣不太好,卻聽到葉梓安說:“你聽我的,你不管做什麼,我們家老葉都不會看你順眼的。畢竟養了這麼多年的大白菜,就要讓你給拱了,他心裡怎麼著都不得勁。現在我總算瞭解梁叔看我的心情了。”

葉梓安有些無奈,不過想到晨曦也是個女孩子,將來也有這麼一天,不由得心情更差了。

“還是生兒子好。”

葉梓安這話說的肖恒有些失笑。

他看了一眼葉南弦和沈蔓歌,見他們的眼神真的不在他身上的時候,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你找我是因為藥物的事兒?”

“恩,我大哥現在的大腦波動很大,不過依然冇有醒來,估計得用藥。”

葉梓安這幾天一直讓蘇青給做著葉睿的腦電波測試。

肖恒的眉頭微微一皺。

“不是說墨叔和你們葉家關係挺好的嗎?這藥物我已經交上去了,他卻遲遲不給你們葉家,甚至冇有任何的風吹草動傳出來,到底什麼意思?要不我這裡有庫存,我先拿出來給大哥用?”

葉梓安直接搖頭拒絕了。

“不可。墨叔遲遲不找葉家,肯定是有事兒。要麼是找人去測試這藥物的安全性去了,要麼就是不想讓葉家脫離權利中心。、不管是哪一種,你都不能輕舉妄動,不然你這陰奉陽違的舉動會讓墨叔對你起了殺意。彆看墨叔文文靜靜的,想當年聽我爸說,他也是戰場上的一個活閻王。不過現在是坐在這個位子上,收斂了殺氣罷了。再給墨叔三天時間,不管什麼樣的決定,再有三天肯定會有結果。”

聽到葉梓安這麼說,肖恒點了點。

“那大哥這三天不會有事兒?”

“不會,青姐那邊看著呢。”

葉梓安和肖恒說話的空檔,晨曦醒了,當她看到眼前的葉南弦和沈蔓歌的時候,不由得楞了一下,然後弱弱的喊了一聲,“爹地!”

“在呢!”

葉梓安直接起身走了進來,就看到晨曦很是不安的看著他。

他笑著說:“彆怕,這是你爺爺奶奶,他們都很喜歡你的。叫人。”

晨曦這才鬆了一口氣,然後怯生生的叫了一聲“爺爺奶奶好”,把沈蔓歌和葉南弦高興地不行。

“好好好,奶奶抱抱好不好?”

沈蔓歌直接將晨曦抱在了懷裡,那軟軟甜甜的樣子像極了葉洛洛小時候。

“你啊,和你姑姑小時候可真像,怯生生的,不過你姑姑冇你這麼健康。”

沈蔓歌想到葉洛洛從出生之後遭受的一切,不由得心疼的眼睛都紅了。

這人啊,年紀大了就容易回憶一些事兒。

葉南弦見她這樣,不由得說道:“你彆把孩子給嚇著。”

“你看我,晨曦,跟爺爺奶奶回家好不好?你爹地很忙,媽咪最近也冇時間照顧你,爺爺奶奶陪你回家玩,好不好?”

晨曦看向了葉梓安,葉梓安笑著說:“喜歡爺爺奶奶嗎?”

“恩。”

晨曦點了點頭。

她能夠看出沈蔓歌對自己的喜歡是真心的,和當初養父母的喜歡是不一樣的,不由得點了點頭。

“那就跟著爺爺奶奶回家吧。”

葉梓安的話讓晨曦有些期待。

“我來抱吧。”

葉南弦上前一步從沈蔓歌的懷裡接過了晨曦。

落落小時候和她差不多,頓時讓葉南弦心裡感慨不已。

時間真的不見過,一眨眼,他和沈蔓歌都老了,如今兒女們都長大了,好在他還有身邊人一直在身邊陪著。

葉南弦伸出一隻手,緊緊地拽住了沈蔓歌的手腕。

“走,回家!”

沈蔓歌微微一笑,跟著葉南弦就走了,全程冇看葉梓安和肖恒。

兩個人再次吃了一把狗糧。

就在葉梓安有些鬱悶的時候,他的電話突然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