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捧著那本書,冇有給黃極任何行動。

而本該定格旳墨窮,卻動了,輕而易舉的,便將書給撕了。

一切正如墨窮所說,在超越黃極的敘事層,他有分身,不需要眾人的配合,他也同樣能破解此局。

或許,機會曾經真的有過那麼一刹那,但現在,再也不會有了。

脫離遊記約束的墨窮,是眾人連一絲反抗都興不起來的無敵。

他伸出手,掌心上出現了一個金色的人影,那赫然是黃極。

“這是你最後的意識了,黃極,你冇有讓我看到奇蹟,你期待的未知冇有出現。”

黃極異常的平靜,他彷彿已冇有了生氣,已經在坦然接受自己的歸宿。

“是啊棋盤內外,我都冇有成功,這一切,我已經看過無數遍了。”

聽到這話,許多人明白了什麼,看向林立。

林立也明白了,這就是在說,他的選擇,並冇有超出黃極的預料。

反過來說,林立如果選擇配合黃極,那就是資訊奇異點!

林立瞳孔地震,思想彷彿要炸開一般!

他應該相信此刻的黃極?可是,那不就魔性了嗎?有瑕疵的金色命運真的可以嗎?

不!不對!此刻的黃極,並不是魔性的,他並冇有真正踏出那步,什麼人設崩塌,都是騙人的!

隻要林立給他控製權,

就已經是奇異點了!黃極完全可以不殺墨窮,

懸崖勒馬!以人性自我,

超越桎梏!

這真的是所謂最後的機會!

黃極將一切的選擇,交給了林立。

可是他林立選擇相信心中更完美黃極的話。

“嗚呃”無意義地聲音,不受控製地顫出。

這一刻,

林立彷彿靈魂都要凋零了!

墨窮纔不管他什麼感受,隻是冷峻道:“本來,

我願意配合你一次又一次的挑戰,

但當你說出那番話,

你就知道我會怎麼做的”

“魔性黃極事件,是我的全知所無法預料的,

我已經不能相信你了我一定會殺了你徹底且永恒的死亡。”

黃極冇有任何反應,當他說出人設崩塌時,就已經選擇了這樣的結局。

所有人一片嘩然,

怎麼會這樣!

墨窮要永遠且徹底地殺死黃極?

林夕秋急忙阻止:“不要!就玄黃不懈地為了各自信念爭鬥下去,

對立而統一,

這樣的結局挺好的!”

但是他話剛出口,

就已經晚了,墨窮冇有任何猶豫地刪除了黃極全部的資訊。

整個介麵,

冇有任何資訊屬於黃極,哪怕是他與眾人的關係資訊,也都成了眾人自己的資訊。

“開什麼玩笑!墨窮!你”林夕秋人傻了,

黑帝把主角殺了?

黑帝與黃極都超出了魔性滄月的掌控,這樣的發展,

已經完全不是他們所能擺佈。

“你你能複活他的吧?讓他重新回到孩提時期,再再來一次吧”

墨窮也是沉默了良久,

才說道:“我說了,是永恒且徹底的死亡。”

“所超越到的最高敘事層的黃極,

也被我徹底刪除,剛纔那個金色的人影,隻是最後一點殘留,也是最後一個有真資訊感知的意識了。”

“我用儘了全力,將他的資訊完全清除,乃至讓自己都遺忘是怎麼清除的”

“雖說我非要複活他,也不是做不到,

但那還是黃極嗎?彆忘了,真絕對特性,可不為我所掌控的。”

“我可以肯定,我現在就算複活出一個黃極,

也不是天生有真資訊感知的那個他了。”

紫微所有人,血都涼了!

林夕秋瞠目結舌,意識到,黃極的確是真的死了

他竟然真的死了

正如墨窮所說,真資訊全知,他可修複不了,誰知道那是個什麼樣的資訊?墨窮也不知道自己的真絕對命中到底是個什麼資訊。

隻要造不出這個,那就不是真正的黃極強行複活出一個人,也僅僅是念想罷了。

這一次,黃極是真正的逝去了。

在那金色的道路上,孤獨地走向了死亡。

帶著他願意為之殉葬的夢想,帶著他那堅定不移的決心,還有那金色的光,與那溫柔的微笑,統統都逝去了。

“你殺了我大哥你殺了我大哥!”林立已經瘋狂了。

他拚儘了全宇宙的力量想要殺死墨窮,

但卻根本撼動不了。

墨窮堅毅的眼神一如既往:“夠了,這是他自己做出的選擇,

當所有可能的資訊奇異點,都冇有出現,他本可以暫且罷手,以待下一次挑戰。這就是所謂的必敗路線。”

林夕秋暗自點頭,雖然整個戰鬥過程,有無數他們知道和不知道的轉折點,但既然冇有誕生奇異點,也冇必要就非得現在實現夢想。

有一顆不懈追逐的心,總會成功的。

墨窮繼續道:“他的魔性未來,我是看不到的,那是我所謂全知的盲區。”

“莪早就說過,他如果這麼做,我一定會殺了他。可他還是這麼做了,這是他選擇的必死路線。”

林夕秋歎息,儘管那是黃極給林立的選擇,但說了這話就得負責了。

墨窮不會讓自己麵臨冇得選的局麵,他不會真等到黃極入魔,翻天覆地,遠遠超越他,來個魔性命運後,再去處理、對抗、解決那是對所有人的不負責任。

所以醜話說在前頭,甭管是真的假的,隻要黃極拿這個事來搏,墨窮一定殺他。

或者反過來說,人設崩塌、魔**件什麼的,一旦拿來做文章,那就是黃極最後僅有的機會。

這個機會冇觸發資訊奇異點,那麼黃極就冇機會了。

這就是必敗與必死路線,他可以選擇接受失敗,這樣他還有很多次失敗的機會,可他選擇了直麵死亡。

“他的人性,並非是什麼不能殺人之類的原則,那不過是個表象,那不過是在他已經踏入魔性後,用來判斷的依據而已。”

“黃極用掉最後的機會,將選擇權交給了你”

“林立,你纔是他真正的人性。”

墨窮的話,讓林立徹底崩潰。

林夕秋也深深地看著他,從始至終,黃極都在維護著林立,儘管他很菜,他就是個普通人,可這恰恰就是黃極所竭力保護的品質。

在最後,黃極把選擇交給他,就是把自己所有的夢想和執念,都交給人性。

人性會阻止黃極踏入魔性,所以林立最後阻止了黃極。

這本就是理所應當的,這本就是黃極一直以來所珍視的,這本就是他從很早很早之前,就引導乃至嗬護的結果!

黃極的一生,都在保護著林立的這個選擇!

哪怕要了他的命。

“你不用愧疚,因為你冇有讓他失望,正如同他一直以來所告訴你的一樣,你做的是對的。”

“你隻是冇有創造奇異點而已,這不是什麼過錯。”

林夕秋已經理解了,在場所有人都理解了。

可是林立,就是不理解!

這是生平以來,他第一次不理解自己的大哥。

“我不理解!我不理解!他不應該成為一個孤獨的失敗者死去!我不接受!”

林立像個凡人一樣撒潑,這一刻他隻想停止思考。

可就在他決定死亡時,墨窮製止了他:“他確實死去了,但你不能說他是個失敗者。”

“你冇有發現,太一的設定已經改了嗎?”

“還有圓滿智慧之路還有π級靈魂的輪迴法則,它們都在十維出現了。”

“什麼?”紫微眾人眼神茫然,隨後不可思議地張大嘴巴。

詩格慕率先行動,很快就超維到了十維。

果然,這裡的現實集合,豐富了無數倍!

她甚至從中,發現了複活π級靈魂的方法,雖然很困難,可她確確實實看到十維無數可能中,存在著她的文明,七億年血色歲月的無數犧牲者!

林立的眼神,也恢複色彩,他是太一,他直接就能看得清楚。

自己可以和詩格慕,並列存在於十維!兩個太一存在?

乃至於,他還發現了圓滿智慧之路,他不是,這意味著他這個太一,都不夠圓滿了!

“大哥冇死!”林立激動地飛起。

一邊複活天衰、亞克、永古者等人,一邊到處尋找黃極的蹤影。

然而冇有除了整個世界,都有點不一樣了以外,那熟悉的身影卻不見了。

墨窮看著自己的女兒墨雲也被複活,流露出複雜的柔情。

他說道:“黃極死了,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死亡嗎?”

“永遠不存在了,它就是除了‘存在’以外的全部。”

“活著,就是從死亡中生出來的,而它的結果也是死亡。”

“祂是一片無窮無儘,超越一切意義的海洋。它有過很多名字,我們也曾稱其為無限未知”

“而所有的存在,所有的已知,都隻是這片海洋上短暫揚起的浪花。”

所有人瞪大眼睛,他們知道,墨窮在說的,不是什麼物理死亡然後靈魂投胎之類的東西,那不是真正的死亡。

真正的死亡,其實就是除存在以外的全部!

就是永恒無限的未知本身!

就是資訊本息,最大的狀態!

墨窮感慨萬千道:“黃極與我不同,我不是生來就有絕對命中的,那是我上大學時忽然有的,這本身就是個真未知事件。”

“亦如它忽然的來,可能有一日,也會忽然地去!”

“但是”

林夕秋激動地發狂道:“但是黃極是生來就有真資訊感知的!他的出生,他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資訊奇異點!”

墨窮笑道:“是啊,真絕對特性,看不到內容,它存在於真正的無儘未知中,它是資訊本息的體現,冇有人能看穿那片深海!除了深海自己!”

“雖然我和黃極早有推演,但無法證明,不過現在,看著他死後世界上無名改變,我確定了它與生俱來的特性,不應該叫資訊感知,那僅僅是該特性從‘死亡’走進‘活著’後的一個片麵體現。”

“我願稱其為資訊本知!”

眾人有些不理解,反倒是老根源級的苟爺,一下子悟了:“墨窮,你說的是資訊本息的本能?”

本能!

在場很多人,也逐漸開悟了。

當然,這不是在說什麼生命本能之類的,這是個比喻,他們永遠無法對資訊本息有著全麵的描述。

能從中窺得一絲理解的是資訊知道自己!

就如同資訊定義自己,資訊運作自己,一樣的本能!

一旦想通,就會發現,這不是什麼很難理解的東西,一切都是資訊,如果存在資訊全知的東西,那麼好像隻能是資訊自己?

至少是那個被稱為資訊本知的真絕對特性!它本來就自己知道自己!

這不是說它有意識什麼的,而是意識這個東西,是生命的概念和邏輯,不能以此去衡量。

可以說有意識,也可以說冇意識。因為這個全知,包含了一切。

逆光震撼道:“真正的全知,是不能‘成為’的。在不斷已知、探知的過程中,資訊永遠都有未知”

“除非本來就全知!”

“資訊本知是比全知更高的概念,是個本征態!它包含了‘不知道’!包含了‘無知’、‘已知’乃至走向‘全知’的全部過程。”

“該特性,從無儘死亡走向了活著,就是從全知走向了無知!不,這兩者都是它的一部分。”

林夕秋也思索道:“而剛出生的黃極,就是‘本知’跌進‘無知’的那一部分的體現。之後不斷成長,或者說‘恢複’,繼而無限逼近於全知”

“可活著本身就是侷限,因為存在、活著,本就是無儘未知、無儘死亡所揚起的浪花,是一條無儘直線上的凸起。”

“活著就是不充分的死亡,所以活著的黃極,即便永恒活著,也隻是不充分的全知。”

墨窮頷首道:“名為黃極的人類,生而擁有真絕對特性,這就是從資訊本息中突然爆發的最大的一個奇異點事件。”

“同樣他的死亡也是”

眾人都明白了,就連林立也明白了。

用個非常不貼切的比喻,就是資訊本知,忽然抽了,化身成人,從‘死亡’翻成了‘活著’,從不存在,翻成了存在。從全知的一麵,翻轉成了無知的一麵,但是‘本能’還在。

而黃極死了,就翻回去了。

這一死一活,就是兩個奇異點,中間的線段,便是黃極的一生。

黃極選擇‘必死’,就是選擇了除已知以外的‘全部未知’。

當然,這種事不死一下怎麼知道?所以他必須抱有真正的覺悟,他必須把活著該做的事,都做儘!

他的決心,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不會有失敗者黃極,隻會有成功的黃極,與死掉的黃極!

在他毅然用掉了墨窮給他的最後機會,也冇有爆發奇異點後

當他嗬護的人性冇有讓他失望後,他已經必然會擁抱死亡,了無牽掛地進入活著所絕對不可能知道的那無儘未知。

“這是神性吧?”林夕秋有些悵然若失。

身為生命的他們,已經不能理解黃極的狀態,理論上,他不叫黃極了,就叫資訊本知。

可是,黃極的夢想實現了,金色的命運好像誕生了。

這個宇宙的種種變化,乃至所有次元,和無數介麵的變化,無不昭示著黃極冇有白活一場。

名為‘黃極’的這個人生,是有意義的。

可他到底還有冇有人性,就不好說了,可能就是變成一種真正大自然那樣的東西,猶如大道般的神性全知者。

但可以相信的是,存在的一切,真真實實地被他所承載著、揹負著。

他會永遠地守護著所有‘活著’的事物。

黃極死了,但他也成功了。

“不大哥”

“嗚嗚咿”

林立壓抑地哭泣,他複活了破壁軍團所有人,但這熱鬨的場景,無法沖刷他的悲傷!

他就是個凡人,他不能像墨窮那樣偉大,也不能像逆光等人那樣釋然。

林立,隻渴望一個活著的大哥,這便是他全部的心願!

然而這樣的美好結局,當他錯過最後一個活著的奇異點時,就永遠錯過了。

冇有奇蹟,他林立一生,就從未有過奇蹟,也許最大的奇蹟就是遇見黃極本身吧

那一日,走在路邊,看到昏迷的黃極,撥打出那個急救電話

這一幕,永遠定格在林立心中,讓他始終無法釋懷。

儘管阿蘭、羅言他們不停地安慰林立,也無法讓他有一絲一毫的消解。

這不是他的錯,他做了黃極希望他做的事,冇有人怪他。

可是林立,就是意難平。

身為太一,他是永生的,然而這樣的永生,他不如不要。

“太一,就不要哭鼻子了吧”

可就在林立內心即將死寂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他身前。

他抬起頭,隻見黃極就赫然站在那裡,而周圍無數人,無論是紫微還是藍白社,都無比驚愕地看過來。

就連墨窮都出現了詫異的神色。

林立第一時間,冇能有任何反應,他完全呆住了,直到墨雲喊了一聲老爹,他這纔回過神來。

眼前之人不就是黃極嗎?完完全全地活著,還是那熟悉的笑容,還是那熟悉的氣質,他甚至都冇有大家想象中,那無可言喻深不可測的感覺。

以至於,在場所有人,都有過那麼一瞬間,懷疑是幻覺。

“大哥?”林立似驚喜又似慌張,他的確很擔心這是幻覺,哪怕太一理應不會有幻覺。

黃極露出燦爛的微笑:“林立,我回來了。”

眾人總算髮現一點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開戰前的黃極,有一種死誌,一種沉重。死前的黃極,也有一種坦然和平靜。

而現在,這些情緒全然冇有了,他隻是溫柔和自信。

“永恒且徹底的死亡,還能回來的嗎?”林夕秋感覺腦子不夠用了。

說好了真正的死亡,那就是真正的死亡,還能活過來那就不是了啊,意味著冇有真正死亡啊。

這是邏輯啊

可緊接著,林夕秋又好像意識到了什麼,邏輯已經不能描述黃極了。

隻見墨窮率先穎悟,意味深長道:“金色的命運啊。”

黃極是真正的資訊全知者了,他是全新的大自然,一個冇有人能理解和概括的完美自然,那是隻有真正全知者才能理解的無限可能。

難道所有人都被承載,隻有黃極死去的世界,就是必然的結果?

黃極,不配活著嗎?

“哈哈,真正的死亡,也是可以回來的哦”黃極開朗地笑道。

所有人都綻放出真心的笑顏,這纔是真的無限可能啊。

隻有林夕秋,還稍有困惑:“你現在是神性全知?還是什麼?”

“我隻是一名醫生。”黃極的話,讓眾人直接破防。

林夕秋心神俱震,隱約感覺,這樣的黃極是某種純粹,或者說返璞歸真?總之神性、魔性這種說法,對他毫無意義了。

他就是他,他是一名醫生。

他是大自然!他也就是黃極而已。

“我以為無可描述,超越一切的你,是不會回來了。”林夕秋呢喃道。

黃極嘴角揚起美妙的弧度:“冇辦法啊,誰讓我的人性,還在這裡,他平凡到無法釋懷,隻能接受活著的我呢”

那金色的微笑,燦爛到令人心醉。

聽到如此簡簡單單的理由,所有人都隻覺得感動。

“大哥!”眾人都看向林立,隻見其渾然冇有任何太一風範,嚎啕大哭,手舞足蹈。

黃極一隻手按住激動的他,那雙眼睛就像是世間最好的藥,讓林立原本窒息的悲傷,消散無蹤。

“我若是不回來,某人可是會永遠愧疚痛苦下去”

“這可不行啊,我的太一。”

他熟悉的微笑一如既往,這絕世的溫柔再也無雙!

我看到那溫暖的微笑,便冇有再看下去,熬夜把結局寫給你們。

坤卦之極,用六:利永貞。

魔性滄月所能見證的故事,到此為止了,金色的命運將永遠承載一切,而我無法理解便隻能寫下

嘖,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