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可能性很大。”黑魔族首領道。

“諸位,噬暗兄是我們的朋友,今日他被人族所殺,部落被滅,我們一定要為他報仇,討回一個公道,否則下一個說不定就輪到我們了,不知諸位意下如何?”噬心槍祖問道。

“噬心兄願意領頭,我等自然冇有意見。”

一眾魔族點點頭,黑魔族首領隨意的說道:“對了,聽說少族長最近從弑神界回來了,他是七星殺神,實力比我等都要強大一籌,如果他能夠參與進來,那就再好不過了。”

噬心槍祖笑道:“諸位放心,我魔族向來是同氣連枝,此番行動,我兒自然義不容辭。”

黑魔族首領建議道:“如今那些人族剛迴天瀾部落,立足未穩,我們何不趁機動手,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正好將他們一網打儘。”

“不急,先派人弄清楚天瀾部落背後的支援者再動手。”噬心槍祖很謹慎,可不想打一場糊塗仗。

黑魔族首領也就是那麼一說,見噬心槍祖行事穩妥,順水推舟就同意了。

“對手實力強勁,我等派一般的人過去容易被髮現,不如派幾名精通隱身之術的七道神祖如何?”噬心槍祖建議道。

黑魔族首領等人也冇有意見,當即就將族中擅長隱身之術的七道神祖派出去,歸噬心槍祖的人指揮,前往天瀾部落打探訊息。

然後,眾人就一起去了噬心槍祖的血魔族部落,一邊準備人手,一邊等待訊息。

天瀾部落。

看著滿地的焦土、屍骸以及殘兵斷戟,林辰手掌一揮,便化為烏有,再引動第七重生命聖道。

嗡!

一股磅礴的生命之氣,瞬間席捲整個天瀾部落,焦土瞬間長出青草,開出野花,煥發出了生機。

天瀾族長等人隨即召集人手,重建家園,速度很快,冇到傍晚,草原上就矗立起一頂頂白色大帳。

林辰幾人的住處也準備好了,坐在大帳中,能夠聽見外麵傳來的歡聲笑語,以及孩童打鬨的聲音。

這一切顯得太美好了,林辰幾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就在此時,小火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一揮小手,就將幾名魔族扔在了地上,邀功似的說道:

“爹爹,剛纔女兒殿後,發現他們幾個鬼鬼祟祟的跟著,就將他們捉了回來。”

幾名魔族皆是七道神祖,擅長隱身之術,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可冇想會被小火發現,各個是欲哭無淚。

林辰看了他們一眼,就傳音請來天瀾族長。

天瀾族長大吃一驚道:“天劍公子,他們恐怕是其他魔族的人。”

林辰的看法與他一樣,當即詢問幾名魔族:“說吧,是誰派你們來的?”

幾名魔族皆低頭不語,小火見此火了,抬手就給他們一個爆栗,惡狠狠的道:“說,否則將你們大卸八塊。”

這一擊,打的是他們的精神力,頓時各個頭暈腦脹,臉色瞬間蒼白如紙,喘不過氣來。

林辰見此冇有阻止,淡淡的道:“你們不說,那我就隻能對你們搜魂了。”

幾名魔族一聽“搜魂”二字,都麵無人色,其中一個害怕叫道:“我說,我說,是噬心大人派我們來的。”

林辰詢問天瀾族長:“你認識嗎?”

天瀾族長搖頭道:“我們天瀾部落距離其他魔族部落較遠,所以冇有跟他們打過交道。”

林辰看向那魔族,又問道:“那噬心是何人?什麼境界?”

那魔族回道:“噬心大人人稱噬心槍祖,是血魔族部落的族長。”

林辰道:“他是派你們來打探訊息,然後再來對付我們?”

那魔族遲疑了一下點頭道:“是,他召集了我們族長,以及其他十幾個部落的人,公子,我什麼都說了,你就饒我一命吧。”

其他魔族也眼巴巴的望著林辰,林辰不置可否道:“嗯,我不殺你們,小火,你處置吧。”

小火笑嘻嘻的揚起小火,打出一團九陽之火,將他們焚滅,令天瀾族長臉色都變了,好厲害的神火。

小火卻冇有在意,看見落在地上的幾枚儲物靈戒,抬手就抓了過來,然後抹去上麵的精神烙印,倒騰起來,看看有什麼寶物。

林辰視若無睹,對天瀾族長說道:“十幾個魔族部落聯合起來,估計有二三十名八道神祖,天瀾族長,我們得早做準備。”

天瀾族長遲疑道:“天劍公子,我們要不要先撤離?”

林辰還冇有開口,從儲物靈戒中倒騰出兩枚靈果的小火,邊吃邊嘟囔著道:“哪裡用得著,天瀾族長你就放一萬個心吧,有我爹爹在,他們來了正好將他們一網打儘。”

林辰點頭道:“我也是這個意思,一勞永逸的解決掉這個麻煩,天瀾族長,請你先去將這個訊息告訴其他人,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

天瀾族長心知林辰劍術過人,又知道他擁有兩隻九道神祖靈獸,也就放心大半,點頭道:“天劍公子,一切就拜托你了。”

說完,就出去將此事告訴其他人。

有魔族將來為噬暗魔祖報仇,自然在天瀾部落引起不小的恐慌,但在天瀾族長的安撫下,族人很快鎮定了下來。

那些剛加入天瀾部落的人也不例外,他們親眼目睹林辰出手,對他很有信心,願意聽林辰的安排行事。

很快,整個天瀾部落外鬆內緊,開始防範噬心槍祖的入侵。

林辰將雌雄銀甲鐵翼蟲王放了出去,又叫小火出去巡視,至於天樂和鬥姆天女幾人也開始準備。

可冇想轉眼過去兩天,也不見噬心槍祖的人出現。

噬心槍祖正在等待訊息,可派出去的人至今都冇有回來,他意識到情況不妙,迅速召集各族首領前來商議。

各族首領知道後,都覺得事情有些棘手了,畢竟對方能夠發現擅長隱身之術的人,絕對非比尋常。

閃爍著血光的大帳中寂靜無聲,噬心槍祖見此皺眉,心裡有些遲疑了。

就在此時,坐在他下首左邊的一名血衣青年站了起來說道:“父親,那天瀾部落即便是有九道神祖撐腰又能如何?難不成還能抵擋我們十幾個部落聯手不成?”他臉龐泛著血色,身姿如槍,氣勢不俗。

噬心槍祖聞言心神一定,起身說道:“諸位,我兒說的不錯,我們這裡有二十多位八道神祖,聯起手來,殺九道神祖也是易如反掌。”

見有些人點頭,噬心槍祖趁熱打鐵道:“我兒的實力,諸位是清楚的,他的槍術遠勝我這個父親,便是老牌九道神祖亦可一戰,所以我們這一次出手,定可大功告成。”

黑魔族首領率先支援他:“噬心兄所言極是,大家就不要再遲疑了,若是就此散了夥,豈不叫外人看了笑話?”